雅文小說 > 玄幻小說 > 天驕戰紀 > 第1427章 觀道山論戰的傳聞全文閱讀

十多年前,天地劇變爆發,弒血戰場也隨之變得完全不同。

當年,帝國大帝、帝后、青鹿學院院長、弒血王趙泰來等一眾帝國大人物,率領一眾年輕子弟,進入弒血戰場。

也在當年,巫蠻九脈中的大人物,同樣帶著族中最精銳的年輕強者抵達于此。

半年后,湮魂海深處,一位被諸多上古族群奉為“青帝”的神秘恐怖人物,以無上手段開啟一座塵封于湮魂海深處的上古大陣,打通了進入弒血戰場的通道。

從那以后,這弒血戰場中,成為帝國、巫蠻、萬族聯盟三大陣營角逐的舞臺。

……

“我們帝國陣營,位于約莫一萬三千里之外的‘云蒼山’,由嗜血女王趙星野前輩坐鎮。”

“巫蠻陣營,則盤踞在極西之地,距離云蒼山有兩萬多里地,由來自暗蠻的一位被稱作‘暗血圣巫’的老怪物坐鎮。”

“萬族聯盟,位于極東之地,距離云蒼山一萬九千里之地,由大力牛魔族的一位‘圣人’坐鎮。”

葉小七帶著林尋等人,朝云蒼山方向掠去。

路上,葉小七大致將弒血戰場中的一些情況告之林尋。

林尋默默聽著,心中也不禁吃驚。

湮魂海深處,那一位被諸多上古勢力奉為“青帝”的恐怖人物是誰?

竟可以打通一道進入弒血戰場的通道,這手段的確堪稱可怕。

也怪不得剛才會在弒血戰場中見到羽靈族的強者。

“大帝、帝后、青鹿學院院長他們,早在當年抵達弒血戰場后,就一起離開,前往了一個名叫‘桑林地’的地方。”

當葉小七說到這,林尋心中不禁一震,道:“桑林地?”

“對,聽說那是一片真正的‘混沌本源地’,存在著無法想象的大契機,以及許許多多神異莫測的事情。”

葉小七道,“可惜,那里過于恐怖,對圣境之下的強者而言,就如一片禁地,去了也和送死沒什么區別。”

林尋點頭。

這個問題,在前來弒血戰場前,獨叟就曾告訴過他。

在那桑林地,圣人、大圣、圣人王、甚至是準帝層次的恐怖存在都會存在,過于可怕!

只是林尋卻沒想到,那桑林地原來會是一方“混沌本源地”。

“除了大帝他們,巫蠻陣營和萬族聯盟中的大人物,也都在當年一起前往了桑林地內。”

葉小七繼續道,“若非如此,這些年像我們這些長生道途上的王境強者,很難有機會在此生存。”

林尋深以為然道:“的確如此,對其他修道者而言,王境已經足夠可怕,但在圣人眼中,王境也不過是螻蟻般的存在,若是有他們在,無論是做事,還是搶奪機緣,注定沒你們的事。”

“可不是嗎。”

葉小七笑道,“也幸好他們這些大人物這些年不在,才讓我們抓住機會,利用弒血戰場中的修行資源,在短短十多年時間里,就涌現出了一大批的長生境王者。”

說到這,葉小七想起什么,不禁皺眉:“唯一的麻煩就是,這弒血戰場中,不止有我們帝國陣營,還有其他兩個陣營勢力盤踞,這些年里為了爭奪各種修行資源,頻頻爆發沖突和廝殺。”

“唉,如今我們的處境越來越不好過了,不止巫蠻陣營視我們為死敵,連萬族聯盟也視我們為對手。”

旁邊的葉紅雪也嘆了口氣。

“這兩大陣營結盟了?”林尋詫異。

葉小七搖頭:“這倒沒有,巫蠻陣營和萬族聯盟一向是井水不犯河水。”

“原來如此。”

林尋若有所思,“在他們眼中,明顯是看帝國好欺負罷了,所以才敢如此肆無忌憚。”

說到這,他不禁疑惑:“帝國難道沒有采取一些行動?”

“大人物們都已經去了桑林地,在走之前,按照約定,每一個陣營,只能留下一位圣人坐鎮。”

葉小七耐心解釋,“也就是說,三大陣營之間的較量,歸根究底,便是我們這般的王境強者之間的對抗。”

林尋似笑非笑道:“結果呢,是不是帝國這邊的強者,不如其他兩大陣營的強者厲害?”

葉小七當即反駁:“這當然不可能,這些年來,我們帝國的強者要同時對抗巫蠻陣營和萬族聯盟的強者,先天上就吃了大虧!”

“是啊,雙拳難敵四手,再加上最近些年,觀道山論戰中,我們帝國強者每一次都被其他兩大陣營一起針對,以至于連續慘遭失敗,損失了不少厲害人物,才讓其他兩大陣營愈發囂張了!”

葉紅雪也忍不住憤憤出聲。

“觀道山論戰?”

林尋詫異。

葉小七當即解釋了一番。

原來,在這弒血戰場中,有著一座奇異的神山,山巔崖坪之地,有著一方石壁。

每隔三年,那山巔崖坪石壁上,就會浮現出一幅幅繁密而晦澀的大道刻痕。

這些大道刻痕極其之神妙,但凡在此觀悟者,皆可以令自身修為勇猛精進,節節攀升!

并且,這大道刻痕對破境晉級有著不可估量的助益作用,堪稱是神異無比。

因而,此山又被稱作“觀道山”。

可詭異的是,每隔三年,這些大道刻痕圖才會出現一次,每一次,只能有一人能夠登上那崖坪,去觀悟那石壁上浮現的大道刻痕。

帝國、巫蠻、萬族聯盟這三大陣營,最初時候為了爭奪此山的掌控權,進行了一場場激烈無比的血戰。

但最終,誰也奈何不得誰,于是定下規矩,每隔三年,在觀道山之前,展開一場“論戰”。

論戰的規則極其簡單粗暴,戰斗!

最初時候,由三大陣營各自選派強者,進行一對一的廝殺,最終獲勝的一方,可登山觀悟石壁中的大道刻痕。

而為了公平,獲勝一方,將失去下一次“論道”的資格,由其他兩大陣營之間的強者對抗,選出獲勝者。

了解了這些,林尋忍不住道:“然后,在論戰中帝國這邊一直沒有占到什么便宜?”

葉小七有些羞愧道:“的確如此。”

葉紅雪則直言道:“十六年前第一次論戰上,是萬族聯盟最終獲得勝利,十三年前,是巫蠻陣營獲勝,十年前,我們帝國終于贏了一次,但從那以后,觀道山論戰中,就分別由他們兩大陣營輪流獲勝了……”

林尋錯愕,差點不敢相信:“帝國就贏了一次?”

葉小七又是尷尬又是無奈地點了點頭。

“不過兩年后,觀道山論道就會再度舉辦,這一次,我們帝國肯定會贏的!”

葉小七深吸一口氣,堅定道。

“對,肯定會贏,不出意外,兩年之內,李獨行師兄必然可以踏足長生九劫境!”

葉紅雪眸中帶著一絲狂熱,聲音帶著欽佩。

其他人眼中,也或多或少帶著敬佩之色。

李獨行!

林尋腦海中驀地浮現出一個身穿黑衣、膚色蒼白、沉默寡言的少年形象。

當年在弒血營中,李獨行給林尋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他性格孤僻,寡言少語,神色如千年不化的玄冰,一個人一把劍,除了修煉,就是修煉。

不過,林尋卻知道,李獨行外表雖冷,內心卻不缺熱血。

因為他和李獨行曾喝過酒,醉酒后的李獨行,卻是一個話嘮,可以和喋喋不休的碎嘴婦女相媲美……

這個秘密,只有林尋、石禹、寧蒙等寥寥幾人知道。

若林尋沒有記錯,當年離開弒血營后,李獨行是前往了黑曜圣堂修行,因為他擁有著一種極其罕見的天賦,靈力池能夠衍化出“暗夜之劍”異象。

“李獨行……他也在這里……”林尋心中一陣恍惚,已經很多年沒見過那個性情孤僻的家伙了。

葉小七笑嘻嘻道:“除了李獨行,石禹、寧蒙、宮冥他們可也都在,他們若知道你來了,肯定會激動得嗷嗷叫。”

當年在帝國中,林尋結交的朋友并不少,但稱得上患難與共的生死之交的,卻只有石禹、寧蒙、葉小七、宮冥等寥寥數人。

他們都是從弒血營中走出,也曾在帝國紫禁城中一起經歷過很多事情。

只不過自從林尋前往古荒域之后,他們已經有很多年不曾相見了。

原本林尋以為,石禹、寧蒙他們也是前往了古荒域,可現在才知道,他們竟都來了這弒血戰場。

“看,那就是云蒼山,我們帝國的陣營!”

一刻鐘后,葉小七指著前方,如釋重負般開口,整個人都輕松起來。

林尋抬眼,就見極遠處的地平線上,一座紫氣彌漫,巍峨雄渾般的大山,屹立天地間,猶如擎天之脊梁,蔚為壯觀。

附近其他山岳與之一比,頓時就顯得很不起眼。

云蒼山!

以林尋的眼力看過去,那座通體籠罩在紫色瑞氣中的大山,簡直就是一個神圣之地,神秀絕俗。

絕巔之域上九境中,也不乏名山福地,可與這云蒼山一比,都明顯遜色不少。

這弒血戰場,果真不凡!

林尋心中感慨。

只是,當他們一行人抵達那云蒼山時,第一時間就聽到了一個噩耗——

李獨行遭人埋伏,身受重創!

黑龙江福彩20选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