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玄幻魔法 > 天驕戰紀 > 第3090章 憤怒的敵人們
    “看,那就是心壺、雷頌他們。”

    蓮葉神山之巔,古岳暝眸子中泛起冷意。

    順著他的目光望去,就見一群身影從大道命蓮中掠出。

    為首的是一名穿著白色僧袍的男子,模樣如青年般俊朗,手握一柄拂塵,渾身繚繞著陣陣梵光,出塵空靈。

    心壺!

    禪教中的一尊無量佛,渡過六次大寂無命劫,本身乃禪教祖師“釋”的第三傳人。

    在心壺身邊的則是一名滿是風霜之色的男子,一身青袍,身影清瘦,灰白色的長發披散,露出一對深邃如海的眸。

    雷頌!

    巫教祖巫,巫教祖師的師弟,一位渡過七次大寂無命劫的恐怖存在。

    在這兩人身后,跟隨著四位大無量境存在,三男一女,氣息皆極其強大恐怖。

    而當看到這一幕,舜淮甲眸子一亮,“只有六個人返回,這么說,除了前些天提前返回的午東河,還有一個大無量境的角色死了,并且是死在命蓮世界中了。”

    “是絕云州沒有回來。”

    一側的雪葉眸子明亮。

    最初時候,心壺和雷頌帶著其他六位大無量境強者和三位小無量境強者一起前往了命蓮世界。

    可現在,他們那邊卻僅僅只有六人返回!

    這對蓮葉神山上下而言,自然是一件好事。

    “那就是擊殺大師兄的心壺么……”

    林尋目光第一時間盯上心壺,對方模樣俊朗,看起來很年輕,可渾身散發出的氣息,卻恐怖之極,隨意立著,就如一位無上主宰般。

    “這個仇,當由我來給大師兄報了!”

    林尋心中殺機一閃。

    與此同時

    命運之海上,心壺、雷頌等人皆帶著笑意,眉宇間或多或少都有著一抹無法掩飾的喜色。

    這一次在命蓮世界內的爭鋒,他們在成功占據“命蓮道壇”三天時間,一舉從兇險無比的重重圍困中勝出!

    嗡~~

    很快,大道命蓮產生轟鳴,花蕊中迸發出璀璨的光霞,朝著命運之海遠處掠去。

    對心壺、雷頌他們而言,這也就意味著,葉無恨、季天青、子車沖三人,已經隨著大道命蓮一起,前往眾妙道墟!

    “只可惜,絕云州道友不幸罹難。”

    雷頌輕聲一嘆。

    “大道爭鋒,哪有不死人,我們這邊有傷亡出現,其他紀元世界中,可也有不少。”

    心壺淡然道。

    說話時,他們已經邁步從命運之海中走出,一一降臨在靈武之界,朝他們盤踞之地行去。

    很快,雷頌清瘦的臉色就變了,露出震怒之色,“該死,我巫教的‘大蠻神山’怎地成了廢墟?”

    “這……”

    心壺和其他四位大無量境人物心中也是一震,臉色驟變。

    他們才離開二十多天時間而已,可巫教的盤踞之地就破滅成廢墟,這個變故,令他們皆始料不及。

    “快去看看附近其他地方。”

    心壺沉聲道。

    很快,他們就行動起來。

    直至一刻鐘后。

    心壺、雷頌他們的臉色已經變得鐵青無比,一個個仿似受到莫大刺激的獸,欲要擇人而噬。

    “全都不見了……怎會這樣……”

    心壺喃喃,縱然他心境早已磨礪得堅韌無比,這一刻也都有快瘋掉的感覺。

    “十多天前,午東河就已經返回,可他也不見了,不出意外,我們各個勢力留在這靈武之界的強者,恐怕都已經遭難了。”

    雷頌渾身氣息鼓蕩,臉色陰沉得可怕。

    “心映、聞載、邢天元、烏鴻子……足足四位大無量境人物坐鎮在此界,都擋不住對手的殺伐?那……對手又該有多強大?”

    有人失魂落魄。

    活了不知多少萬年,可當面對這樣的噩耗,依舊令他們無法淡定。

    “不管是誰,都得為此付出代價!!”

    有人眼睛充血,氣得整個人面目猙獰,氣息暴戾,那憤怒的咆哮聲令天地為之動蕩。

    “在這靈武之界,能夠趁我們離開時做到這一步的,似乎也只有那些被困在蓮葉神山上的老混賬了。”

    有人努力讓自己冷靜,“可若僅憑他們的力量,卻又辦不到這一步,這或許意味著,有我們皆沒有意料到的變故發生。”

    變故!

    心壺、雷頌等人皆皺起眉來。

    “想知道答案,去蓮葉神山走一遭就知道,因為不管此事是否是蓮葉神山上那些老混賬所為,他們肯定知道發生了什么變故。”

    有人提議。

    “現在不能去。”

    心壺忽地開口,眸光閃動,“我們連續在命魂世界征戰廝殺多天,甚至都來不及修復身上的一些暗傷,當務之急,是先將身上傷勢修復,將一身道行恢復到巔峰狀態。”

    這一刻的心壺,竟是徹底從暴怒中冷靜下來,“更何況,若此事真的和蓮葉神山有關,他們如今怕是已經做好了各種準備,并且也早已知道,如今我們這邊已只剩下六人。現在就殺過去,殊為不智。”

    一番話,讓雷頌和其他人也都猛地一驚,冷靜下來。

    蓮葉神山那邊,只有行劍峽、傅南離、任負天這三位大無量境坐鎮,相比而言,他們這邊依舊占據著優勢。

    可正如心壺所言,眼下的局勢存在著某種變故,讓得他們皆不得不警惕。

    “就這么辦。”

    雷頌和其他人也做出決斷。

    ……

    蓮葉神山。

    行劍峽和傅南離、任負天三人匆匆返回。

    若是對付落單的對手,他們自然不懼。

    可現在,心壺、雷頌等人都已返回,在這等情況下,行劍峽他們也不得不選擇撤離,第一時間趕回蓮葉神山。

    “對我們而言,眼下局勢可謂是一片大好,不過,也不能掉以輕心,心壺、雷頌他們那邊,畢竟是六位大無量境存在,陣容依舊強勁之極。”

    返回后,行劍峽他們就找到了林尋,商議接下來的對策。

    “各位前輩,容我冒昧問一句,為何在這靈武之界,我們和敵人勢力之間的差距會如此大?”

    林尋終究還是沒忍住問了出來。

    多了十二個永恒神族是一方面,可整體勢力對比上,靈教、元教依舊和巫教、禪教依舊相差懸殊。

    像之前時候,巫教、禪教中,各有四位無量境人物坐鎮。

    其中,大無量境就有四人。

    而元教、靈教這邊,無量境人物加起來也僅僅六人,大無量境人物只有三人。

    若是對比造物境人物,差距就更明顯了。

    這就是林尋不解的地方。

    聞言,行劍峽他們都笑起來,只是笑容有些無奈。

    傅南離說道:“其實很簡單,有人選擇當狗,所以死在大寂無命劫之下的厲害角色就少一些。而我們不愿當狗,遭遇大寂無命劫的兇險就大一些。”

    “在以往歲月中,元教、靈教的勢力之所以會漸漸不如巫教和禪教,就在于我們曾拒絕了好幾次來自那幕后黑手的‘招攬’。”

    頓了頓,傅南離繼續道,“當然,那幕后黑手也僅僅只能借用一部分大寂無命劫的力量,小友可曾聽說過‘天命使者’?”

    林尋點頭,“曾遇到過。”

    一句話,不曾想卻讓行劍峽他們都吃了一驚,“你一個造物境人物,竟遇到‘天命使者’了?”

    林尋一怔,把當年在造化神城外擊殺應山鷹的事情耐心解釋了一遍。

    “還真是不可思議……”

    傅南離神色古怪道,“要知道,在以往歲月中,只有大無量境的人物在遭受到大寂無命劫時,才會被‘天命使者’盯上。”

    林尋這才終于明白,行劍峽他們為何會這般吃驚了。

    只是,林尋不禁皺眉,疑惑道:“這么說的話,太初鐘的出現,又會針對何等存在的強者?”

    行劍峽驚詫道:“你難道還遇到太初鐘了!?”

    他和其他人都一副錯愕的表情。

    見此,林尋唇角一陣抽搐,不得不再把當初遇到太初鐘的事情說出。

    聽罷,行劍峽他們不禁倒吸一口涼氣,看向林尋的目光就如看怪物般。

    半響,行劍峽才說道:“我們也僅僅只是聽聞,當有大無量境人物去渡第九次大寂無命劫時,必然會遭遇到太初鐘的打擊。”

    換而言之,連他們這些老家伙們,都還沒有遭遇過這等劫難!

    也正因如此,他們才會如此震驚。

    林尋心中一震,想起了永夜神皇。

    無疑,當年在前往造化神城前遭遇太初鐘打擊的永夜神皇,極可能面臨的是第九次大寂無命劫!

    而一想到自己當初僅僅只是造物境初期,就被太初鐘盯上,林尋頓感背脊發寒。

    當初若不是河圖出擊,那后果的確是不堪設想!

    “還好,這些都已經是過去的事情,現在我們所面對的,也僅僅只是心壺、雷頌等六人而已。”

    任負天笑說道,“若我猜測不錯,他們現在應當已經發行了自家老巢覆滅的情況,極可能正自大發雷霆,怒火燒心。”

    眾人都不禁笑起來。

    “依我看,他們即便現在不來蓮葉神山,遲早也是要來的,而我們要做的,就是先布局,商議好對策,爭取一舉將他們全都滅了!”

    傅南離殺氣騰騰。

    而談起這個問題,行劍峽卻皺了皺眉,“想要將他們一網打盡,怕是有些難啊。”

    說到這,他想起什么,目光看向林尋,神色帶著一絲異樣,“當然,若是用好林小友這個殺手锏,倒也有很大希望將對方全滅了。”

    加更送上~
黑龙江福彩20选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