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玄幻魔法 > 至尊劍皇 > 第二六三七章 神秘臂環
    轟隆隆……

    大戰持續,秦墨感受到壓力,他皺著眉頭,實是沒有想到,會同時與兩大界使境巔峰強者交手。

    若非是【波虛靈鈴】相助,面對兩個瘦削男子的圍攻,不出十合,他就會落敗。

    畢竟,以秦墨現在的戰力,應付一個界使境巔峰的強者,還是能夠周旋一番。

    但是,這瘦削男子卻不同,乃是擁有傳說中空間之體的天才強者,遠比一般的界使境巔峰強者要可怕的多。

    應付一個這樣的對手,秦墨都感到吃力,更別說是應付兩個。

    對面,那瘦削男子也是無比震驚,從那只眼球的洞悉中,他很了解這年輕人族的驚世之處,并沒有絲毫輕視,一開始就準備動用殺手锏。

    卻是想不到,即便如此,也是與之陷入苦戰。

    “這年輕人族真是了不得!氣息太過雄厚,就算陷入持久戰,也沒有一點敗象。既是如此……”

    那瘦削男子目光一凝,兩個身影同時做了一個奇異的手勢,不斷交錯,其中一個身影不斷膨脹,化為一尊龐大的身軀,散發著無邊無盡的枯寂之氣。

    “這是……,這難道是枯寂空間之體的真正能力?!能夠化出另一個自己,甚至比本體還要強大。”

    遠處,觀戰的眾強者都是悚然,若真是如此,這種傳說的體質太過可怕了,難怪在久遠年代,能夠縱橫無敵。

    試問,在同階中,面對兩個同階無敵的強者圍攻,又有多少人能夠支撐下來。

    咚!

    那尊龐大身體抬腳踏出,如同山岳蓋壓下來,虛空抖動,枯寂空間之力如巨浪涌動,似是要將這個世間都寂滅。

    圓臺上,秦墨心中震動,感受到莫大的壓力,他已是明白枯寂空間之體的可怕。

    這種傳說中的體質,竟是能夠擁有類似分身術的能力,這等于天生就擁有人族大術【分身術】,著實是太過驚世。

    此時,秦墨深吸口氣,身上血氣之力沸騰,一具龐大巨熊在身后凝成,氣息重霄,咆哮著一掌拍下。

    轟隆!

    整個圓臺顫動,似是無法承受這兩大強者爆發的氣息,那只眼球發光,張合之間,散發出一股浩蕩之力,來維系圓臺的穩定。

    “這是……,真是驚才絕艷!”那瘦削男子目光閃動,而后仰天長嘯,手中出現一桿長槍,轟然刺出。

    這一幕,讓在場強者們為之震撼,誰也沒有想到,會目睹如此驚世之戰。

    相比火角獅、桑大人,正在交戰的雙方修為都要遜色許多,但是,其擁有的驚世之力,對于境界的感悟,即使是無上黑靈體也是為之震撼。

    砰!

    那桿長槍碎裂,兩道身影倒飛出去,在半空中合二為一,化為一具軀體。

    “果然,這種能力無法持久,受到重創時,就會重新化為一具軀體。”秦墨喃喃道。

    秦墨佇立在圓臺上,并沒有追擊,他胸口有著一個傷口,乃是槍勁洞穿了,泛著金色的鮮血汩汩流出,竟是一時難以愈合。

    剛才的碰撞中,他也遭到了不小的創傷,一時無法追擊,體內力量瘋轉,在迅速促進傷口的愈合。

    不得不承認,蘊含枯寂空間之力的槍勁,著實是可怕,若是不及時療傷,甚至會腐蝕神魂,這樣可怕的玄奧之力,秦墨尚是第一次遇到。

    胸口的傷口一點點愈合,秦墨提聚力量,注視著那瘦削男子,準備接下來的大戰。

    “想不到,你這年輕人族連枯寂空間之力的傷勢,也能迅速恢復。”那瘦削男子站起身,注視著秦墨,沉聲說道。

    “好了。”

    秦墨撫摸著恢復如初的胸膛,道:“接下來,繼續一戰吧!”

    “我輸了。”那瘦削男子的回答,則是讓所有強者意外。

    “閣下還未動用真正的殺招吧?”秦墨皺眉,有些不解道。

    剛才的交鋒中,秦墨已是察覺出來,這瘦削男子無比可怕,乃是生平所遇的大敵,真若是全力一戰,到底誰勝誰負,真不好說。

    不過,這樣的戰斗,卻是點燃了秦墨體內的戰體之血,使之戰意不斷涌動,期望以此一戰,使自身的實力進一步突破。

    “動用真正的殺招又如何,就算是勝了,也沒什么光彩。”

    那瘦削男子搖了搖頭,笑道:“本來你的對手,并不是我,只是我強烈要求,這里的禁制之靈才將之換成了我。”

    秦墨一愣,卻見那瘦削男子取下手臂上的一只臂環,丟了過來,而后揮了揮手,身形消失不見,重新歸入禁錮的生靈行列。

    刷!

    秦墨的身形消失,再出現時,已是到了一行同伴的身旁。

    周圍,一雙雙眼睛投注過來,眾強者眼中都是有著難以掩飾的震撼,這年輕人族展現的實力,著實是令人咋舌。

    “超一等評定,前十之列。”

    那只眼球中,傳來這樣的聲音,似是與之前的語氣有些不同,冰冷中有著一絲異樣。

    前十之列?!

    在場雙方的眾強者都是臉色變幻,這樣的評價怎么聽,都是非常之高,也就是說沒有比超一等評定更高的評價了。

    土之派系等強者的臉色,則是更加難看,秦墨的表現太驚艷了,竟是面對傳說中的空間之體,依然能夠取得勝勢。

    “此人的真正修為,不會還沒到界使境吧?”嶸殿主臉色陰沉,這般說道。

    “很有可能……”鋒羽殿主的神情同樣不好看,想到了這個可能性。

    從那瘦削男子的態度中,就可以揣測出一二,秦墨與其兩個同伴一樣,很可能是越階挑戰,與界使境巔峰的傳說強者抗衡。

    如果這樣的猜測是真的,對于土之派系來說,實是一個非常糟糕的消息。

    “墨首領,真是了不得啊!”寂隊長笑著說道。

    煉空山脈、水之派系等強者都是紛紛道賀,對于秦墨的態度大不一樣,這年輕人族展露的實力,著實是太驚人了。

    寂隊長、沉殿主等也有同樣的猜測,秦墨真正的修為,很可能沒有到界使境,或許是準界使巔峰,才會獲得這樣驚人的評價。

    對于在場強者們的猜測,秦墨很清楚,卻是不說破,自是不會告知自身的修為,其實連準界使境尚未達到。

    木秀于林,風必摧之,如果自身的真正實力曝光,到時候必定會引來許多敵人的殺機。

    “墨首領,看來此地的最強傳承,十有**就是你的了。”駱隊長也是恭喜道。

    秦墨笑了笑,心中也是有些把握,當時,不知為何,他總有預感,這里的最強傳承未必會為自己所得。

    “小子。那臂環是怎么回事?”銀澄傳音道,對于那瘦削男子的臂環很在意。

    “這個……,我也不清楚……”

    掂量著這只臂環,秦墨也是很好奇,這是一件神物,卻是不知由何種材質打造而成,也沒有展露太驚人的氣息。

    那瘦削男子將這只臂環交由自己,而后什么也沒有說,就歸于禁錮的生靈之列,讓秦墨有些摸不到頭腦,這到底是什么東西,難道是其傳承之物。

    仔細看這只臂環,卻又感受不到一絲傳承之力的波動,著實不知有何用途。

    “或許是某種信物,也說不定……”胡三爺這般揣測道。

    就在三個同伴傳音議論時,圓臺上的試煉之戰,則是全部結束了。

    這期間經歷的時間很漫長,但是,眾強者則是明白,這里的空間很特殊,時空的流速產生了變化,外面過去的時間其實并不算太長。

    砰!

    那只眼球閃光,落下一道道光柱,籠罩在眾強者身上,在每個強者手背上,出現一道神秘的紋路。

    “這是……,超一等評定的印記么……”

    秦墨看了看周圍,只有銀澄、胡三爺的印記與自己一樣,不過,卻是以自己手背上的印記顏色更深,以此來區別超一等評定中,誰的評價更高。
黑龙江福彩20选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