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玄幻魔法 > 命之途 > 第四四零七章:出謀劃策
    雖然早就猜測出域外魔族修士很難攻破萬劍誅魔大陣,不過在赤血他們心中他們對凌天一方的人造成一些傷亡還是沒有什么問題的,畢竟這一次幾乎所有的域外魔族修士都出手了,其中更是有十多個準圣九階的域外魔族修士,可是在聽到這一次的戰果之后赤血他們一個個嘆息不已,在他們心中這些域外魔族修士太廢了。

    “是啊,出動了十多萬超級高手,其中更是有很多準圣八階巔峰乃至準圣九階的高手,卻沒能對凌天他們造成一點傷亡,反而自己一方被斬殺了上萬人,這些域外魔族修士也太廢物了。”破家老十七毫不留情地罵道,他忍不住嘀咕:“如果我們擁有這么多戰力早就能將萬劍誅魔大陣乃至風靈子他們盡數給擊殺了。”

    對于破家老十七后半句眾人都毫無懷疑,在他們心中別說擁有十多個準圣九階的高手,哪怕只有數位他們也有信心將萬劍誅魔大陣給摧毀繼而個風靈子他們造成較大的傷亡,甚至有可能將他們給一網打盡。

    “這一次域外魔族修士沒能將萬劍誅魔大陣給摧毀繼而對風云閣造成一些傷亡,怕是日后更沒有什么機會了。”突然破家老幺道,他苦笑一聲:“不僅僅因為日后凌天他們的實力會越來越強,特別是在他們再一次逆轉金丹之后,另外風靈子的修為境界還有增長的空間,畢竟他逆轉九次金丹并沒有多長時間,而等他突破到準圣九階怕是域外魔族中有準圣九階巔峰的存在都奈何不得他了。”

    風靈子跟域外魔族那位準圣九階高品的修士單挑的事情赤血他們自然也知曉了,準圣八階巔峰的風靈子尚且能做到這些,而他一旦能突破到準圣九階實力定然會大幅度提升,而跨大境界的增長可遠遠比小境界的提升要厲害多了,如此在風靈子突破到準圣九階之后定然能打敗準圣九階巔峰的域外魔族修士。

    域外魔族修士是否有這種級別的高手尚且難說,就算有怕是也奈何不得風靈子,既然奈何不得他那么想要摧毀萬劍誅魔大陣繼而對凌天他們造成傷亡就更不可能了,也正是因為想到這些所以破家老幺才會說日后域外魔族修士更難奈何風云閣。

    聞言,眾人默然,因為他們也知道破家老幺所說屬實,想到借助域外魔族修士對赤血他們造成傷亡的計劃化作泡影,他們一個個神色凝重,畢竟只靠他們自己對付風云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到也不見得吧,畢竟域外魔族修士的實力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破天沉聲道,他看向眾人:“之前你們也說過,如果我們是域外魔族修士早就能攻下風云閣了,這說明域外魔族還有不少不足的地方,比如他們在箭技上的造詣還差很多,另外他們并沒有類似宇宙飛碟這樣可以抵擋箭技攻擊的準備,也正是因為這些他們這一次才敗得那么慘,而如果改善了這些他們還是可以卷土重來繼而對凌天他們造成巨大的威脅的。”

    沒錯,域外修士在人數上有很大的優勢,而且很多人的修為境界很高,更是有準圣九階的高手,而他們的近戰實力不說同階中無敵也差不太多,也正是遇到了風靈子這些能一次次逆轉金丹的‘變態’才會被跨大境界擊敗,而如果他們在箭技水平、身法等方面有所提升,那么定然能對風云閣造成很大的威脅,就比如現在如果赤血他們換成是域外魔族修士就能對風云閣造成很大的威脅。

    稍稍沉吟,赤血道:“沒錯,域外魔族修士在箭技上的造詣還是有些差,特別是在被凌天他們干擾之下就很難施展多次撞擊箭,如果他們大大提升箭技水平,哪怕只是達到我們這種水平也能對風云閣造成很大的威脅,特別是那十數個準圣九階的高手沒有一人隕落的情況下。”

    這一次域外魔族修士攻打風云閣唯一對赤血他們來說算是好消息的就是那些準圣九階的超級高手沒有一人隕落了,而只要這些人沒有隕落那么他們依然能對風云閣他們造成很大的威脅。

    不待眾人開口,赤血繼續:“另外關于防御的問題,雖說域外魔族修士不可能像我們一般擁有大批宇宙飛碟,不過如果他們能掌握騰挪閃躲的秘術那么也能大大減少傷亡,而這會給凌天他們造成很大的威脅。”

    微微一愣,繼而石林反應過來,他看向赤血:“赤血道友,該不會你是想給域外魔族修士建議讓他們拿圣甲蟲練習箭技吧,這能行么?”

    “形勢比人強,域外魔族修士在凌天他們的干擾下不能施展大威力箭技是不爭的事實,想必他們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破地代為道:“我想那些域外魔族修士也很想攻破風云閣繼而擊殺風靈子他們,不僅僅是為了爭搶鳳魂果,另外還為隕落的域外魔族修士報仇,如此如果我們建議他們用圣甲蟲練習箭技他們一定會聽,而這也是他們能快速提升箭技水平的辦法了。”

    不待石林開口,他繼續:“另外,我們還可以建議域外魔族修士祭煉實體箭羽,施展融合實體箭科不需要太高的箭技水平,而融合實體箭能對風靈子他們造成很大的威脅,特別是在域外魔族修士數量很多的情況下。”

    沒錯,域外魔族修士雖然祭煉了長弓,不過他們嫌棄祭煉箭羽太過麻煩,畢竟融合實體箭的威力跟箭羽的級別有著很大的關系,而想要祭煉一支高品階的箭羽需要很漫長的時間,比如赤血、凌天他們的箭羽就祭煉了數十上百萬年之多。

    不過如果赤血他們建議域外魔族修士祭煉箭羽就不一樣了,他們大可在拿圣甲蟲練習箭技、身法的同時祭煉箭羽,雖然他們祭煉的箭羽很難達到凌天他們的那種程度,不過日后定然也能對凌天他們造成很大的威脅。

    沉吟片刻,破家老十七道:“嗯,這個辦法定然可行,因為對域外魔族修士來說他們也只有這種辦法了,所以他們一定會聽從我們的建議,而他們花費數千乃至數萬年練習后箭技水平定然會大幅度提升,而那個時候他們祭煉的箭羽品階定然也很不錯了,對萬劍誅魔大陣乃至風云閣的眾多高手造成威脅還是沒有什么問題的。”

    不待眾人開口,他繼續:“不僅僅如此,接下來的這段時間內定然還會陸續有強大的域外魔族修士闖入神界,也就是說那些準圣九階的域外魔族修士會越來越多,達到一定數量之后縱使他們沒有修習箭技也能對風云閣造成很大的威脅。”

    聞言,眾人都深以為然,而想到日后域外魔族修士對風云閣造成很大的威脅與傷亡他們期待起來。

    “可是我們也很需要利用圣甲蟲練習箭技,如果那些域外魔族修士占用了圣甲蟲我們就沒有地方練習了,他們不見得能跟我們和平相處。”突然石英道,而她也說出了很多人的心聲。

    域外魔族修士的霸道幾乎為所有神界修士所知,而他們也確實有霸道的實力,因為就目前看他們也只有在凌天等人的手上吃過虧,這種情況下他們不見得對赤血他們容讓,哪怕后者給他們的建議。

    如石英所說,赤血他們也很需要拿圣甲蟲練習箭技,畢竟他們在箭技上跟凌天他們還有著差距,更不用說他們還需要用圣甲蟲參悟騰挪閃躲的秘術了。

    “我們給域外魔族修士提建議,不知道可不可以用這些與他們獲得好感繼而跟他們結盟呢?”突然極樂公子道,他滿是期待地看向眾人:“域外魔族修士之所以對上凌天他們吃虧不僅僅因為箭技水平不行,還有戰術問題,如果我們跟他們結盟可以給他們出謀劃策,嘿嘿,如此將凌天他們給陰死會容易很多,最不濟也能對他們造成一些傷亡,反正我們是利用域外魔族修士。”

    沒錯,赤血他們對凌天等人最是熟悉,如果他們能為域外魔族修士出謀劃策,那么域外魔族修士絕對不會這么慘,對凌天他們造成一些傷亡還是很簡單的。

    “能跟域外魔族修士結盟自然最好,不過怕是事情不是那么容易。”飛靈道,她看向眾人:“別忘了域外魔族對我們神界修士極其仇視,我們的實力跟他們還是有著不小的差距的,如此他們應該對我們不會假以辭色。”

    說著她看向赤血,而后她看了一眼蒼穹,神色隱隱有些異色。

    赤血是聰明人,很快就明白了她的用意,而他也知道飛靈所說不虛。

    赤血知道域外魔族修士是宇宙之主用來磨礪神界修士的,這個神界修士不僅僅是凌天一方的人,還有他們,這種情況下除非極其特殊的情況,不然域外魔族修士是不可能跟他們結盟的。

    “想跟域外魔族修士結盟有些難,所以我們要做好最壞的打算。”赤血道,說著他看向眼前的那些圣甲蟲:“所以我們現在要想方設法將圣甲蟲弄成兩批,這樣我們一方占用一批,各不相干。”
黑龙江福彩20选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