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玄幻小說 > 無敵天下 > 第兩千二百四十七章 鄉下來的全文閱讀

“不過,這小子是天牛力洲的,我怕?”遲疑了一下,圣子黃周平又道。

畢竟天牛力洲先前的圣子鄭東浩與圣盟的關系并不好。

蔣天笑道:“你傳達我的圣令就行,其它就不用管了,告訴他,機會只有一次,若他不把握,下次想再求我加入圣盟,都沒這個機會了。”

“是,蔣天師兄!”

一會后,圣子黃周平便帶著麾下之人前來黃小龍暫居的宮殿。

來到黃小龍暫居的宮殿后,黃周平等人看到守在宮殿門外的六眼冰獅,泰坦巨獸,不由一怔。

黃周平手下之人見了,不由笑道:“這黃小龍還真是從鄉下地方來的,竟然隨身帶了幾頭主宰境的兇獸,幾頭主宰境的兇獸竟然也敢帶出來見人,也不敢降低了他的身份!”

其它十幾人也是笑了。

黃周平笑道:“鄉下來的,以為帶幾頭主宰境的極品鴻蒙靈獸可以顯擺,但是他又哪知道在我們圣地總部,主宰境的鴻蒙靈獸那只是最普通的弟子騎的。”

就在黃周平和麾下眾人調侃時,張文月,張皓晨,乾親王三人聽到聲音,不由走了出來。

看到張文月,張皓晨,乾親王三個天君境的從黃小龍宮殿內走出來,黃周平和麾下眾人更是傻眼。

“天君境?”黃周平一位手下再也忍不住,笑了起來:“這個黃小龍還真是可愛得很,竟然隨身帶著幾個天君境的隨從?真是笑死我了!”

“看來這個黃小龍還真是從窮人溝出來的,身邊連個至尊境的手下都沒有!”

“要是他等會看到蔣天圣子殿下給他的禮物,說不定他連口水都要流出來!”

黃周平手下你一句,我一句,說得不亦樂乎。

一個圣子竟然帶著幾個天君境隨從,他們還真是沒見過,所以多少“興奮”。

張文月見黃周平手下對黃小龍出言不敬,不由氣乎乎的:“你們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對一個圣子殿下出言不遜!你們可知罪?!”

黃周平眾手下一怔,繼而更是大笑。

一個小小天君境,竟然敢出言“教訓”起他們這群至尊?

其中一個雙臂極其粗壯的壯漢笑道:“小姑娘,要不,你去執法殿去告我們?就和執法殿殿主說,說我們對你家圣子殿下出言不遜。”

“告訴你吧,小姑娘,執法殿張運奇殿主就是我們圣盟的人!”另一人笑道,這人笑完,突然臉色一冷:“你們幾個小小天君,好大的狗膽!見了我們黃周平圣子殿下還不快下跪行禮!”

“信不信我家圣子殿下現在就將你們一掌拍死!”

其全身氣勢一漲,至尊一階初期的浩瀚之威向張文月,張皓晨,乾親王三人狂嘯而來。

在對方威勢之下,張文月,張皓晨,乾親王三人只覺身上壓著億萬重巨山,跪了下來,同時嘴角溢血不止。

“還不快叩見!”還沒等張文月三人緩過氣來,對方又喝道,身上氣勢再提升,張文月,張皓晨三人更是口中噴血。

黃周平見狀,一臉淡漠,也不出聲。

幾個小小天君境罷了,在他眼里,比賤奴還賤奴,死了也就死了,難道那黃小龍還會為了幾個小小天君境奴仆和他理論?

“叩見圣子殿下!”張文月三人只得對黃周平叩頭行禮。

黃周平也沒吱聲讓三人起來。

“去,讓那黃小龍出來!”黃周平對身邊一名手下道。

那名手下恭聲應是,然后開口喊道:“黃周平圣子殿下來訪,黃小龍圣子殿下還不快出來迎見!”

聲音滲透虛空,傳出極遠。

雖然恃仗著黃周平,恃仗著圣盟,但是到底還是顧忌黃小龍的圣子殿下身份,所以,他倒也不敢直呼黃小龍之名。

正在宮殿深處空間閉關修煉的黃小龍不由睜開了雙眼,黃周平來訪?圣盟的?

在萬卓遠記憶中,卓遠圣門有一個圣盟的組織,這個圣盟在卓遠圣門的勢力極大,卓遠圣門差不多有一半圣子都加入了這圣盟。

圣盟是由一個叫蔣天的圣子創建的。

這個蔣天,乃是卓遠圣門圣子之首,也是萬卓遠唯一的一個親傳弟子。

黃周平就是圣盟的一個圣子。

“看來這個黃周平是奉了蔣天的意思前來拉籠自己的。”黃小龍暗想,然后從宮殿深處空間走了出來。

不過,來到宮殿大門,看到張文月,張皓晨,乾親王三人跪伏地面,而且口中溢血不止,染紅了四周地面時,黃小龍雙眼一冷,特別是看到張文月那張蒼白的俏臉時,黃小龍心中暴怒。

“黃小龍圣子殿下,這位是我們黃周平圣子殿下。”這時,那壓迫著張文月三人跪伏地面的黃周平手下對黃小龍開口道。

“放肆!”黃小龍一喝,身上氣勢狂然暴漲,龍吟震天,單手一掌,直接便向對方一掌轟壓而下:“你們幾個小小的奴才,見了本圣子殿下竟然還不下跪行禮,誰給你們的膽子!難道是黃周平讓你們這么做的?!”

“黃周平敢無視圣門規矩?!”

只見黃周平那至尊一階初期的手下竟然便被黃小龍一掌拍得直接貼到了地面上,噴血不止。

黃周平等人不由大吃一驚和大是意外。

吃驚黃小龍的實力,意外的是黃小龍一個剛到圣門總部報道的圣子竟然敢不顧黃周平臉面,當眾出手!

黃周平其它十幾名手下吃驚和意外之后,正要出手解救那個被黃小龍轟得貼到地面的兄弟時,黃周平一喝道:“住手!”說到這,一掌將其中一人打飛。

“你們好大的膽子,難道還敢對黃小龍圣子殿下出手不成?”黃周平怒斥道。

雖然有圣盟撐腰,但是明目張膽對一個圣子出手,那就是死罪,黃周平也救不了這些手下。

就算是圣盟也救不了。

黃周平那十幾個手下顫然,低頭恭聲:“不敢。”

“還不快向黃小龍圣子殿下請罪!”黃周平喝斥道。

其手下十幾人趕緊叩伏一地,開口向黃小龍請罪,不過,神態卻沒有一絲恭敬,根本沒有請罪的意思。

黑龙江福彩20选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