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魔法言情 > 黑風城戰記 > 71.【歸程】
    跑出來“不務正業”了半個來月的眾人,終于要回黑風城了。﹎> 雅文﹏>吧  w`w`w·.`y=a`w`e`n-8`.=com

    路上,眾人除了好奇火煉城的事兒,最關心的,還是展昭和白玉堂用了什么法子,在一個時辰之內擺平了白鬼族和趙禎,讓原本勢同水火的局面轉變,成了眼下這種異常和諧的狀況。

    而更妙的是,白鬼族那兩人看著也不像是逢場作戲……有什么辦法讓這倆心甘情愿叫白玉堂一聲“少主”的?

    那老頭可是一天前還想要展昭和白玉堂的命的!

    公孫他們都讓小四子去問兩人,這活兒最適合小四子干,拉著手晃袖子,不說不撒手……這招連白玉堂都招架不住,更別說展昭了。

    兩人跟眾人說了他倆用的方法,用太師的話說,跟公孫看病似的,對癥下&藥!

    混江湖和混廟堂最大的區別就在于,前者不能不&要&臉,后者怕的就是要臉!

    太師告訴展昭,別把這事兒當成一樁關乎哪個部族存亡,或者關乎大宋南陲安寧的國家大事,要當成一樁買賣來做!

    太師給展昭講了一個很簡單的道理,這世上有些人是可以收買的,但有些人是無法收買的!哪些沒法收買?有某種信念的人,完全無欲&望的人是不存在的,而且人越多,越容易收買。

    你很難用銀子收買一兩個人,但是你絕對可以用銀子收買一個群體,因為那些想要利益的,會為了利益干掉那些阻礙他們取得利益的人!

    夭長天是白鬼族的信念么?一百年前的白鬼族肯定是,可一百年后就不見得了!

    活過了一百年的只有崔雁承,白鬼族的人之所以這么相信崔雁承,是因為他有能力!可現在他已經沒有能力了!說白了,白鬼族的信念已經不存在了!

    所以,太師給展昭的提議是,收買白鬼族!

    太師為人處世的信條一直是——這個世上,凡是能用錢解決的問題,就都不是問題!而在這世上萬萬千千的問題中,沒有幾個,是錢不能解決的!

    收買有技巧,并不是簡簡單單你想要多少銀子我給你,而是給對方想要的!

    白鬼族的人想要什么?武功蓋世的只有那么幾個而已,大多數都是庸庸碌碌,所以平和富足的生活是每一個部族想要的。>  雅文吧_  w·w`w`.`y·a=w=e=n=8.com

    太師讓展昭別客氣,告訴白鬼族那倆管事兒的,現在眼前只有兩條路,一條,跟著五爺吃香的喝辣的安安穩穩過下去。另一條,趙禎殺光所有不想跟著五爺吃香的喝辣的安安穩穩過下去的人,留下的人,繼續跟著五爺吃香的喝辣的安安穩穩生活下去。寧為玉碎不為瓦全這種事情只適合個人而不適合群體,恐怕他們自己都沒有底氣讓白鬼族的人跟他們一起走向滅族這個終點。

    另外,太師也讓展昭提醒一下白玉堂,對付白鬼族的時候,不要他倆平日那股子一身正氣的江湖大俠風范,白鬼族應該不吃這一套!這幫人的夢想是重塑白鬼王,當年的夭長天多邪性啊!

    白玉堂是有白鬼王血統的“傳人”,也是欽點的白鬼王接班人,所以他一定要夠強勢,白鬼族的人才會服他。白鬼王的離開,等于白鬼族的信念也沒有了,得讓他們在白玉堂身上看到白鬼王的影子,他們才會越來越服氣,越來越聽話,跟他們不能講道理,要不講道理,要橫行霸道,他們才喜歡!

    就這么著,展昭跑去找崔震和風炎西談條件了。

    展護衛這輩子都沒這么一身“銅臭味兒”過,進門就說給白鬼族多少好處,如何讓他們的后代&生活下去,多少地盤兒,等等……畫了老大一張餅,把崔震和風炎西都說蒙了,聽了半天,就是讓他們跟著白玉堂吃香的喝辣的。

    展昭本來覺得這么“俗”的招對付白鬼族不成,崔震和風炎西也沒想到這位“南俠客”這么實在。

    等展護衛砸完銀子,白玉堂也到了。

    ……

    五爺跟趙禎談起來就更容易一些,趙禎其實也挺愁怎么處置這白鬼族的。

    白鬼族當年禍害四方,但禍害的可不是他宋室江山,大宋朝跟白鬼族并沒仇,有仇的是前面的朝代!

    而相反的,夭長天是保護趙普和教他武功兵法的恩師,對他大宋有恩。>  雅文>8  w=w`w`.·y-a-w-e=n`8-.`c`om

    趙禎當然不想白鬼族造&反,可只要他們安分守己別造&反,條件隨便開,趙禎都能同意,反正他大宋朝別的不多就是銀子多!

    白玉堂跑來問趙禎意見,趙禎還挺開心的,自己的條件很簡單,只要那幫人別造&反,遵紀守法,其他愛怎么折騰他都沒意見。另外,他和太師的看法也是不謀而合……趙禎告訴白玉堂,做皇帝的態度要看臣子喜好,不是只有臣子會揣摩皇帝的心意,有時候當皇上的,也得知道臣子的喜好。有些人臣子喜歡明君,所以對待他們要謙和,要禮賢下士,要尊重他們的意見。可也有些臣子喜歡霸氣君王,喜歡帝王風范,不愛吃糖就愛挨鞭子,白鬼族的應該都是第二個路數。

    趙禎讓白玉堂去問問天尊和殷候夭長天年輕那會兒言談舉止是個什么腔調,模仿一下,再去對付風炎西和崔震,只要讓他們在白玉堂身上看到當年白鬼王的影子,從此之后攆他們他們都不會走了。

    ……

    白玉堂聽了,就去問殷候和天尊。

    殷候和天尊聽了,覺得趙禎這法子沒準真能行,于是就給白玉堂學了一下夭長天當年的樣子。

    另外,天尊覺得,所謂外甥不出舅家門,雖然隔了一代,但白玉堂的確有一點是很像夭長天的——喜怒無常,難以捉摸!

    江湖傳言都說白玉堂喜怒無常,翻臉比翻書還快,雖然開封府眾人都不覺得,但天尊從小看他長大,他徒弟絕對是個“怪”人,白玉堂待人處事走兩種極端,對于親人、朋友和自己喜歡的人,他會一味地縱容,甚至是寵溺。可對于不熟悉的人,他又是生人勿近,拒人千里,而且情緒變化不可預估。他喜不喜歡一個人,看不看的順眼一個人是完全憑心情的,所以白玉堂其實是個十分任性的人,這種任性是他老6家祖傳的,揮到極致的話,就能看到當年夭長天的樣子,錯不了!

    ……

    等白玉堂從趙禎、天尊、殷候那里得到充分建議之后,再出現在白鬼族兩人面前時,儼然一個小白鬼王。

    剛讓展昭灌了一肚子迷&魂湯的兩人完全“傾倒”于他們少主的“霸氣邪氣、不可捉摸、時溫和時乖戾”之下,都覺得這樣白鬼族還是有希望的!

    就這么著,白鬼族被“好處”和“白鬼王的影子”這兩點給擺平了。

    他們很聽話,因為白玉堂“命令”他們聽話,不聽話就宰。

    連崔雁承都吃這套,眾人決定好好過日子,壯大白鬼族,未來的未來,也許白玉堂的后代吧,還能再出一個白鬼王也說不定啊!

    展昭和白玉堂可不管他們怎么惦記,反正崔雁承都一把年紀了,公孫說了,傷得太重,撐死再多活個五六年。

    那就五六年后再說唄!

    ……

    眾人聽完了,趙普一撇嘴,“敢情這白鬼族都屬驢的,牽著不走打著倒退!”

    霖夜火聽了之后,托著下巴尋思了起來,“嗯……是有這樣的人來著。”

    公孫好奇問他,“你也碰到過?”

    “可不是么!”霖夜火點頭,“我以前進過一家小酒館,里邊的人都把自己綁起來讓人抽來著。”

    眾人都沉默了一會兒,默默轉臉望向他。

    霖夜火道,“有幾個漂亮妹子拿著鞭子抽人,被抽那些個可開心啦!”

    小四子好奇地問霖夜火,“在哪里啊?”

    “就在火煉城里呀……唔。”火鳳還沒來得及說完,展昭一把捂住他嘴。

    公孫趕緊把小四子抱走。

    趙普和白玉堂端著茶杯搖著頭,“你確定那是酒館?”

    天尊也好奇問殷候,“啥地方啊?這火煉城聽著還蠻有意思,我以前從來沒去過。”

    殷候白了他一眼,“那你干脆去了試試吧,不沒人抽過你么,你去挨一頓試試。”

    天尊嫌棄臉瞅他,“你個老沒正經的!”

    殷候無語,“你不是不知道什么地方么?”

    天尊挑眉,“是啊,所以說你沒正經啊!”

    ……

    眾人一路說笑著,很快回到了黑風城。

    黑風城一貫的城門打開。

    進城之后,賀一航迎了出來。

    眾人下馬車,趙普問賀一航,“火煉城情況怎么樣?”

    賀一航搖搖頭,“城里舉國治喪呢。”

    趙普嘴角一抽,“這都舉國治喪幾回了,他列心揚也是,人家風光大葬一回,他都風光下葬多少回了,那人是真死還是假死?”

    “仟翼去打聽了,也該回來了……”賀一航話音剛落,眾人就看到了“咻”一聲落到帥府屋頂的董仟翼。

    趙普一看人都齊了,拿著手里那封展昭之前給他的信,對眾人一晃,“進屋詳談!”

    進門第一件事,趙普問董仟翼,“列心揚究竟死沒死?”

    董仟翼一搖頭,“沒!”

    趙普望天翻了個白眼……果然!

    “你見著人了?”趙普問。

    董仟翼點頭,拿出一封信來交給趙普,道,“老爺子讓我帶來的。”

    趙普接過來打開看,就見是一封列心揚給他寫的親筆信。

    看完,趙普臉上出現了一個莫名其妙的表情。

    公孫和小四子都好奇地看著趙普——這表情從來沒見過!

    連賀一航和歐陽少征他們也都納悶——這表情怎么回事?
黑龙江福彩20选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