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魔法言情 > 無極傳說之墨行天下 > 115.第五十六章 初有眉目
    “殿下!”

    “殿下不可!”

    軒轅晨做出這個決定立刻遭到了激烈反對,墨璟肆注意到炎錚沒有說話,倒是坐在炎錚身邊的一個男子與章龍同時出聲反駁。_ ﹏雅>文吧  w·ww.yawen8.com軒轅晨挑了挑眉,似笑非笑地問道:

    “有何不可?”

    章龍張了張嘴,看向炎錚身旁的男子,那男子卻掃了一眼墨璟肆,冷聲哼道:

    “殿下,現在認證物證都指說此人就是日前火燒糧草的幕后指使,如今殿下一句話就將這件事交給她,豈不是明目張膽替此人開脫,她再隨意找來一個替死鬼,此事就算了結了,真正惡人沒有抓到不說,還落人口舌,倘若這就是風海儲君的處事方式,薛某實在不敢茍同!”

    軒轅晨一只手撐著耳側,靜靜地聽著薛朝瑞說完,直到他的話音落了地,軒轅晨才勾著嘴角看著他,明明是帶笑的表情,但眼里卻沒有絲毫笑意,也無從得知她的心情:

    “這么說,你認為那幕后之人就是璟肆?”

    薛朝瑞聞言繃緊了臉色,回答:

    “難道不是嗎?”

    “嗬……”軒轅晨冷笑一聲,將面前兩個信封隨手扔在薛朝瑞面前,道,“你自己看吧。”

    薛朝瑞愣了愣,不明所以地將信封拿起來,看完里面的內容,他臉色都白了,氣得渾身抖,怒道:

    “證據確鑿了,必然是此人縱火啊!”

    “哼!愚蠢!”軒轅晨猛地站起身,斜眼看著薛朝瑞,“倘若是你在背后做手腳,你會將這些東西留在身邊等著人來查?”

    她繞過桌案,又補了一句:

    “璟肆絕非如此沒有頭腦之人。>﹍雅﹏文吧  w-w·w`.-y=a`w-e·n8.com”

    軒轅晨說完,走到墨璟肆身邊,不顧在場眾多人,徑直伸手抓起墨璟肆的手腕,拉著她走出門去。舞霓裳見那兩人走了,才將自己懷里那封信也拿出來,扔在軒轅晨的桌上,對著在場氣憤填膺的眾人道:

    “這是我去尋墨璟肆的時候在她的房門口現的,不知何人將其放在那么顯眼的地方,想要栽贓陷害給她,可惜,這伎倆太過拙劣了。”

    舞霓裳有意無意地掃了炎錚一眼,但炎錚至始至終一語不,此刻也是什么話都沒說,似乎真的沒有什么不尋常。舞霓裳說完之后就轉身朝外走,有的時候話不需要說得太透,盡管現在還不知道究竟做這件事的人是誰,但舞霓裳心里清楚,此事必然是風海內部之人所為。

    線索有三,其一,此人非常熟悉東平城的布局與風海的兵力分配,能準確找到糧倉的位置并且放火之后迅撤退,那被抓的兩人只是他放出來的兩個誘餌罷了,目的在于引導他們懷疑墨璟肆。其二就是這三封打開的書信,若非風海內部的人,不可能輕易進入總督府來,還能來去自如地初入墨璟肆的住處,將東西放在她的房間里,可見這人必然就在總督府。

    其三,前兩日的黑衣人突襲也將所有人的目光引到墨璟伍身上,將兩件事聯系起來,若是這兩件事都是同一人所為,那么足可見這人身后有相當強大的勢力,同時又是軒轅晨身邊的人。這一切聯想讓舞霓裳心情十分壓抑,可能除了自己和墨璟肆,軒轅晨真的沒有一個可以真心信任的人。

    這大概就是身為天子之女的悲哀了,舞霓裳輕輕嘆了一口氣,但又沒有絲毫辦法,處在軒轅晨那個位置上的人,注定了要肩負重責,也注定了要面對各種風浪和爭斗。﹎  雅文_吧 > w=w-w`.-y-a-w·en8.com

    軒轅晨拉著墨璟肆走出議事廳,屋外陽光正好,但兩人卻沒有賞玩的心情,軒轅晨走在前面,微微垂著頭,墨璟肆跟在她身后,不緊不慢,沒有刻意靠近,也沒有絲毫遠離。不知過了多久,軒轅晨停下腳步,墨璟肆也跟著停下來,她們已經來到了城樓上。

    “璟肆……”

    一陣沉默之后,軒轅晨輕輕叫出墨璟肆的名字,墨璟肆應了一聲,上前走了兩步,來到軒轅晨身邊。軒轅晨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后側身輕輕靠在墨璟肆的肩膀上,目光落在城外浩浩蕩蕩的荒野,那是她今生要拼上一切去守護的山河。

    “除了你,我就再也沒有可信之人了。”

    軒轅晨的聲音有些寂寥,這是她第一次用這樣的語氣同墨璟肆說話,哪怕兩人初初袒露心扉的幼年時,也未有如此憂傷的語調。墨璟肆的心突然就揪疼了起來,卸下一身冷厲的外衣,軒轅晨柔軟的內心在此刻展露在她面前,卻讓她有些懼怕去看軒轅晨的目光。

    她怕看見軒轅晨的眼睛,心里那個脆弱的決定就會動搖,但即便是低著頭,她的心依舊疼痛,以至于她只能緊緊咬緊牙關,不一言。城樓上的風吹過來,似乎有些冷,軒轅晨下意識地縮了縮脖子,墨璟肆感受到她的顫抖,伸手將軒轅晨攬進懷里。

    “天有些涼了,回去吧,別凍著了。”

    皆是修習之人,又怎么輕易著涼?但墨璟肆的話落在軒轅晨的耳朵里,依舊令她十分開心,軒轅晨揚了揚頭,看向墨璟肆的臉,墨璟肆的樣貌隨著年紀的增長也逐漸成熟起來,原本稚嫩的面龐如今初初顯出棱角來,不似男子那般冷硬,有女子獨有的柔和線條,卻又多了一分尋常女子沒有的英氣。

    不論是眉梢還是眼角,都透著渾然天成的自信,她低下頭時,眼中透露出的溫潤柔和,無不讓軒轅晨一顆心勃勃而動。軒轅晨抿著唇笑了,她雙肩上的壓力和煩擾似乎在此刻都消失得無影無蹤,再無法影響她的心情,只要墨璟肆在她身邊,便沒有什么事情是不能解決的。

    墨璟肆將軒轅晨送回她的住處,而后才往回走,當她回到自己的住處時,意外地現蘇景竟然站在她的房間門口站著,似乎在等她回來。當墨璟肆看到她的時候,蘇景也正好看過來,見墨璟肆回來了,她兩步跑上前來,道:

    “師姐!我已經等你好一會兒了,你跟我來,我帶你去個地方。”

    聞言,墨璟肆一頭霧水,有些迷惑地眨了眨眼睛,但看蘇景說得認真,便沒有多問,回道:

    “好。”

    蘇景在前面帶路,墨璟肆跟在她身后,兩人一前一后,不一會兒就出了總督府。從總督府出來之后,蘇景立即折向西面,徑直出了東平城,墨璟肆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這蘇景到底要帶她到哪里去?兩人穿過風海大軍之前的駐地,又過了小半個時辰,才來到與東平臨近的一座城鎮。

    而后蘇景帶著墨璟肆在城中左拐右拐,最后來到一個已經打烊的酒樓。墨璟肆的目光從酒樓上掃過,壓低了聲音詢問:

    “這里有什么?”

    蘇景指了指酒樓第二層尚且亮著燈的房間,回答道:

    “你要找的三個人,就在那里。”

    聞言,墨璟肆驚訝地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地看向蘇景,她都是才從軒轅晨口中知道前日里縱火的五人中有三人尚且沒有找到,沒想到蘇景竟然已經找到那三人了,這是何等的度?蘇景勾了勾嘴角,笑容有些得意:

    “我今天去尋你,本是想與你討論一番修習之道,哪成想我恰好看見一個人將那信封放在你的門前。他走得很急,我一看就心知不對,便跟上那人,想去看看究竟怎么回事,后來他與另外兩個人在城中一家客棧碰頭。”

    “我設法在其中一人身上留了記號,而后就回了總督府,正好這時候傳出消息來,說那兩個縱火之人指控你就是幕后之人,我心覺可笑,便仔細打聽了這件事,而后確定這三人便是你要尋的三人,他們今日才從東平出來,想來應該是做完了該做的事情,準備出逃了。”

    “師妹,這回你可是幫了我一個大忙。”

    盡管有幾分運氣在里面,但不得不說,蘇景能在得知墨璟肆的事情之后第一時間替她找到這三個人,對墨璟肆而言,是絕大的幸運,對此她真的由衷感謝蘇景。今日之后,這三人又不知道會跑到哪里去,所以最好今日便將這三人捉拿。

    墨璟肆冷哼一聲,湊近蘇景耳邊低低說了幾句,蘇景聞言,笑著點了點頭,而后兩人從酒樓側邊翻上去,墨璟肆看了一眼屋中情形,那三人正圍在桌前,細細商討逃跑的路線,墨璟肆見狀,心里冷笑的同時猛地闖進屋里,那三人見到墨璟肆都像是見了鬼似的,驚恐萬狀。

    但不管是誰都不會在此刻坐以待斃,他們幾乎同時拿出自己的武器要與墨璟肆一決生死。這三人都才士字之境的修為,在墨璟肆眼中就像是剛出襁褓的嬰孩,根本不堪一擊。另有蘇景在旁助陣,墨璟肆很快便將三人都打暈在地。

    “將他們帶回去,暫且不要讓任何人知道我們抓到了這三個人。”

    墨璟肆說完,率先提起兩個人的衣領,準備提著他們回東平,蘇景點頭應了墨璟肆的話,自己也拉著最后一個人從房間的窗戶翻出去。
黑龙江福彩20选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