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魔法言情 > 攜卿入紅塵 > 193 柏闔與人間界
    旖霓唇角微揚,笑意森然,如同鬼魅,“自我從北境歸來后,便有不少族人問過我,為何身在碎月灣中數百年,卻從未見過有蛟族降生,也從未有過自然死去。”

    她向前略一傾身,潔白的衣擺被猛烈夜風揚起,獵獵作響,“北桓,你不是最痛恨我蛟族不愿歸順無月城嗎?如今被整個蛟族的魂靈拴在此處,究竟作何感想?”

    蕭宸逸依舊半彎著腰懸立在那里,失了神色的雙眸連半分都未曾顫動。

    瑩白的修長手指抵上了他的下頜,墨黑的指甲在蒼白的肌膚上留下了一點微紅的痕跡。

    旖霓用力將他的下巴抬起,對上了一雙渾渾噩噩的眼眸,“真是可惜,就連陰泉出世都救不了你。你這三千年來修行的濁氣,究竟有什么用。”

    “不對,話也不能這么說,”她雙眸一瞇,臉上的黑紫色紋路便更深了幾許,“你的力量,終究會為我所用。沒想到太華山式微了三千年,這心法依舊如此強悍,若非現下人間界動蕩不安,就憑你剩下的這半截身子,想來連當年那個桃花源弟子的力量都壓不住。”

    半妖之術,最為基本的便是要保證體內的清濁之氣平衡。

    現下因著陰泉的緣故,碎月灣中的濁氣在急劇上升,縱使這里曾經積攢下了些許清氣,可按著這個情況下去,也總有用盡的一日。到那時,北桓的力量過于強盛,便會將蕭宸逸的魂魄蠶食殆盡。

    旖霓轉身緩緩落在祭壇上,右掌平平伸出,其中的大地之脈便浮了上來。

    這充沛的靈入體,才略微將方才陰泉的腐蝕壓了下去。

    她雙目微閉,輕輕吐出一口濁氣來,“希望我不會看到,北桓因我而復生的那天。”

    她若還想繼續留在碎月灣,便只能壓制著自己的修為,刻意停留在化龍的前一刻。若非如此,也不會被陰泉灼傷到這般田地。

    半晌之后,旖霓將大地之脈隱于祭壇之中,帶著蕭宸逸走了出去。

    碎月灣中不能有龍族出現,典籍所載便只有這樣一句話,而在上古時期設下這條規矩的,又會是誰?

    天下九眼陰泉既已連通,短時間內便不會平息下來,這對于修行濁氣的人來說,倒還算得上是一件好事。

    “無翎大人,您這是在魔域里呆膩了,出來透透氣?”

    郁晉才剛走到碎月灣入口,便看到無翎扛著一個人立在前面,緊皺的雙眉帶著些許的不耐煩。

    “此事原本是我同北桓之間的約定,不過你哥哥既然不在了,說與你也是一樣的。”

    他話音剛落,郁晉便連忙擺了擺手,而后轉身而去,“和他有關的事,我可一個字都不想聽。”

    “你們柏闔的事,我多多少少也知道點。你與北桓同時降生,若要兩人都存活下來,便只能將你們遠遠地隔開。”

    無翎看著前面郁晉停下的腳步,唇角微勾,“無月城獨立于三界六道外,當年老城主為了保住你們兩個人的名,便只能將你送往人間界。星魂破損三千年的滋味,可不太好受吧。”

    “如果我沒有記錯,除了你哥哥之外,無月王室其余的人,對你的追殺還從未停止過。”

    “無翎大人,你知道的事還真不少啊。”

    郁晉忽地冷笑了一聲,而后在月色中緩緩轉過身來,雙眸不知何時已化作了金色獸瞳,眉心之間的圖騰時隱時現,閃爍著極為危險的光芒,“無月城中有一個從洪荒時期便流傳下來的預言,在世間同時出現兩個柏闔之時,天道便會降下滅頂之災,三界六道皆會因此而亡。”

    “你將自己的身份隱藏兩千余年,便是打著要瞞過天道的主意吧。”

    無翎將肩上的人輕輕摔在地上,而后將右邊衣袖向上翻了一節,便露出了刻在手腕之上的一個黑色圖騰,“你比你哥哥聰明,想必知道我要做什么吧。”

    邪神之軀與人間界濁氣同在,按理說是沒有什么能夠在他身上留下傷痕的。

    除非……

    郁晉長眉一皺,想到了一件事。

    柏闔雙生會造成兩人各有一半的星魂,倘若不修補完整,便必死無疑。

    魔域在天地形成之時便是整個人間界的濁氣匯聚之地,在坐忘谷深處,尚且遺留著當年鑄劍仙師遺留下來的一塊烈炎石。

    烈炎石原本便是洪荒時期混沌所成的碎片,仙劍與邪劍都是由它鑄成的。

    眾人稱之為

    “逆轉天命之石。”

    無翎右臂一抖,那個圖騰便隱藏在了衣袖之下,“赤炎石是我身體的一部分,原本是北桓要與我做這個交易的,不過他死了兩千多年,便只能與你做了。”

    郁晉眸光一暗,便已有些動了心。

    倘若北桓當真消失于世間了,自己的星魂便會自行歸于完整,哪里還用得著費這般功夫,人間界尚且還能支撐到自己大限將至。

    想到此處,他便有些煩躁。

    因著共用同一副星魂,他對北桓身上所發生的事可謂是了如指掌。故而當年他雖與碎月灣相隔千里,可依舊知曉了北桓被下了半妖之術一事。

    蛟族想報仇,這是天經地義的事,可他們終究還是太年輕,殊不知這樣反倒有可能會斷送了整個人間界的生路。

    倘若在這個時候自己的星魂能夠修補完整,那北桓的存在便會被最大程度地抹去,如此一來想必可以接著欺騙天道一段時間。

    “好,你將烈炎石給我,要我拿什么去換?”

    無翎陰冷一笑,而后伸出手指點了點在地上的司命,“桃花源可比太華山人道多了,明知他出身頑火部,可還是讓他做了司命。”

    郁晉眸光略一流轉,順著無翎所指的方向看去,“我這三千年中僅回過一次無月城,沒想到傳聞已滅絕了一千五百年的頑火部,如今竟還有后人流傳于世。”

    “頑火部的故居中藏著一樣寶貝,能控制世間清濁之氣翻轉。”

    因著體內靈力停止運行已久,司命的身上便已開始出現石化的跡象,灰撲撲的甚至要與身下的地面融為一體。

    無翎臉上露出些許的不耐煩,而后將自己的靈力向他注入些許,這才將暫時恢復正常的司命扛在肩上,“那里機關重重,且清濁之氣處于一個極不穩定的狀態中。我并不想繞彎路,留著他還有些作用。”

    郁晉點了點頭,再深深看了一眼面前的碎月灣后,便轉身隨著無翎而去了。
黑龙江福彩20选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