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魔法言情 > 天桐神女 > 第388章 賽事慘烈
    但看著剛才她的神情也不像呀,難道只是為了面子?

    李允辰細想她剛才的說的話:一定要贏!

    是了,這次雷霆宗出來比賽的弟子的修為,也太弱了。

    看來是他的玉靜又心軟了,只是想鼓勵那男弟子一下了而已。

    想明白這些,心情又舒暢了不少。

    擂臺之上,青龍宗上來的也是一名男修。

    對方看著軒轅平一臉樂呵的樣子很是不屑。

    一個女弟子給了這么一個再普通不過的葫蘆就高興成這樣,真是給他們這些男修丟臉。

    那就好好收拾收拾他,也好讓他清醒清醒。

    對方上來二話不說,直接就是一個巨大的拳像,直向軒轅平的腦袋砸來。

    軒轅平本還帶著笑容的臉上突然陰沉下來。

    這人好沒禮數,招呼都不打,上來就出拳。

    既然這樣,也別怪他無禮。

    瞬時右手并指成劍,一把閃著寒光的長劍繞體而出。

    拳頭離他越來越近,可他并不躲閃,而是指揮著長劍向那人右手砍去。

    飛劍的速度要比對方揮拳的速度快的多,拳頭離軒轅平只有一尺遠的距離時,那飛劍已經要斬向他的右手。

    對方看拳頭眼看就要打到軒轅平的臉上,他很是不甘就這樣收回。

    突然左手拿出一個飛盤,直接砸向急速斬來的飛劍。

    軒轅平心中一驚,這種情況,對方居然沒有收拳。

    不及多想,身體急速躲向一邊。

    可還是晚了,拳像的邊緣擦著他的左臂打了過去。

    只見一陣血雨撒了半個擂臺。

    左臂整整被打成了兩截。

    軒轅平萬萬沒想到,他沒怎么在意的一個拳頭的虛影,居然有這么大的威力,終究是他大意了,心中那個悔呀,無處言說。

    而對方也沒好到哪里去,他的那個飛盤雖然將飛劍彈開了一些,但劍尖還是從他的右手劃了過去。

    整個右手從手腕處很整齊的被切了下來。

    臺下的眾人被兩人同時傷了這一幕,都看傻了。

    怎么一上來,就廢了對方的一個手臂呢?太狠了!

    在這個年齡有這個修為的,哪一個不是天之驕子,就這么廢了,太可惜了,這還不如毀容呢。

    這二人下面的比賽還怎么打?

    以后又怎么辦?

    看來二人的修為就到此為止了。

    臺下眾人為二人唏噓不已。

    坐在前排的風雅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七師弟這是變成了廢人嗎?手臂被這么被別人打掉了?

    她不可置信的一下跌坐在了座位上。

    風云則是一臉的幸災樂禍。

    看來用不著他出手了,廢人一個,還怎么和他比。

    臺上的兩人也都一臉的不可置信。

    這怎么可能?

    這怎么可能……

    可反應過來后,噴著怒火的兩人稍微包扎后,又進入了更瘋狂的互毆模式。

    體內的靈力本來至少能堅持打斗半個時辰的,但由于斷了一臂,就不斷的有靈力通過斷口處涌了出來。

    只打了一刻鐘,兩人體內的靈力都枯竭了。

    趁著兩人停手休息之時,軒轅平這才想到臨上臺時,從林靜那要來的一壺酒。

    右手一拍儲物袋,酒葫蘆出現在了他的手中,用嘴拔掉蓋子,一股非常濃郁的酒香飄了出來。

    左臂剛才雖然被他包扎了,但還是時不時的滴著血。

    想到自己以后再也不是健全的男人了,心中憤怒、不甘的情緒都爆發了出來。

    將葫蘆一仰,咕嚕咕嚕大口喝了起來。

    這個桂花釀的純度非常高,但入口很是幽香綿長。

    可他已經注意不到這些了。

    即使酒辣怎么可能有斷臂之痛呢。

    咕嚕咕嚕喝了大半,本想留一些的,但看到被扔到地上的蓋子,又想到被轟掉的左手,再也不想去撿了。

    直接將剩下的桂花釀都倒在了左臂之上。

    斷口處傳來的那種疼痛,幾乎使他暈厥過去。

    但看到手中的酒葫蘆,又轉頭看到臺下的林靜,一種必勝的信念油然而生。

    這時,體內一股蓬勃的靈力突然擁進四肢百骸。

    發現左臂痛的也沒那么難以忍受了。

    他緩緩站直了身體,再次將右手并指成劍,那把飛劍從地上突然飛到了空中,直指對方的心臟。

    對方剛才也吃了丹藥在補充靈力,可這會還沒有吸收呢。

    他沒有想到剛才那女子送給對方的那壺酒,不但酒香那么誘人,而且還可以迅速補充靈力。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極品靈酒嗎?

    還不待他多想,飛劍已然到了跟前,暫時沒有恢復靈力的他只得閉上了眼睛。

    軒轅平本想一劍刺下去的,但想著,為個那個女子,曾下定決心,從此做個正人君子的他,突然收住了。

    “你可認輸?”軒轅平大聲問道。

    這男子睜開了眼睛,看著抵在胸口的飛劍。

    對方還是給他留了一線生機,這是個值得敬佩的對手。

    但他輸了比賽,斷了右手,活著還有什么用,不如就死在這擂臺上好了。

    但他突然想到自己的親朋好友,心又軟了下來。

    再次閉上眼睛說道:“我認輸!”

    軒轅平聽到,忽的收起了飛劍。

    精神一下頹廢下來,站在那里等待著護罩開啟。

    這場比賽他雖然贏了,但卻是失去左臂的代價贏的,那是何其的殘忍。

    臺下一片靜謐,沒有人歡呼。

    護罩一開啟,他莫不吱聲的跳了下去。

    連結果都沒有聽,直接就拿起云舟向自己的住處飛去。

    風雅看他離開,也跟了過去。

    風云倒是沒有跟去,還是坐在那里看起了后面的比賽。

    不過在場的眾人,還是被那撒出來的桂花釀給擾了心神。

    那酒的味道太過窖香濃郁、回味悠長。

    稍微喜酒的人,那壓抑的酒蟲都被勾了起來。

    總有人時不時的看向林靜。

    希望哪天,也可以從她那里要來一點嘗嘗。

    白要不行的話,或是花靈石直接購買也可以呀。

    雷霆宗的很多人都開始盤算起來。

    青龍宗的修士也想嘗嘗,但想想也知道,對方是絕對不可能給他們的,還是等到大比之后再說了。

    今天林靜送給軒轅平的那壺酒確實不簡單。

    千年桂花和靈泉水釀就,而且酒里還被她放進一點玄靈丹。
黑龙江福彩20选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