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經典小說 > 我的青春戀愛物語同人 > 七夕特別篇——名為“Pocky Game”的心跳游戲全文閱讀

七夕特別篇——名為“Pocky Game”的心跳游戲

熱門推薦:逆襲萬歲

名為“pocky game”的心跳游戲

放學的鈴聲宛如喪鐘一般從窗外飄了進來。

不、也許這個鈴聲對于班上的其他人來說,是代表著自由的號角,所謂喪鐘...也僅僅只是我一個人這么認為而已.

至于原因...為什么我非得要每天都去參加那個所謂的社團活動啊..即便是偶爾請一天假,也被毫無情面的駁回了呢..明明是難得的節日,已經計劃好要和小町開開心心的度過課余時光的計劃從前天就整理好了.但請假的時候面對的卻是“那種無意義的計劃有什么執行的必要嗎?不如說..這個計劃從一開始的出發點就完全沒有存在的必要.”這種完全否定的結果by某位窮兇極惡的關東平原。

直接不去的話..明天肯定會被鐵拳制裁的.啊,說不定今天晚上就會跑到我家里來當著小町和父母的面揍我一頓也不是沒可能呢..

所以,即便是非常不愿意,我還是老老實實的收好書包,開始朝著那個特殊教室移動.

和往常一樣,來到教室門口之后,輕輕的敲了敲門

[我進來了...]

沒必要等待什么回應,就算是發自內心的不情愿..但我姑且也算是這個活動室的主人之一,進出自由這點權利還是可以好好享受的..嘛,大概也只能從這些方面來進行自我安慰了..誰稀罕這個權利啊!可惡!

[嗯~歡迎光臨~]

本來就沒有期待會有什么回應的時候,卻從教室里聽到了這樣奇怪的聲音,而且,雖然是女聲啊..但聲音的主人并不是雪之下..或者由比濱兩人之一,在愣神中手也順勢拉開了教室門,然后自然而然的便看到了聲音的主人.

是這個人吶...啊啊,好想回去...

恍然之后的下一秒,我的腿便不自覺的開始打起了退堂鼓...不如趁著還沒進去直接回去怎么樣?

夕陽的余暉從窗戶那邊撒進了教室,把那附近的一處完全染成了金黃色,而置身于其中的這個人.卻完全的把那份夕陽之美壓了下去沒錯,比起夕陽來說,我覺得還是她更為美麗一些,菱角分明的五黑秀發,宛如白雪一樣通透的肌膚,精致而唯美的容貌,整個人好像正在散發著一股不屬于這個平凡世界的光彩一樣,臉上卻帶著讓人倍感親切的微笑,雖然很矛盾,但卻讓人無法拒絕。

是一個徹底的美人,讓人找不出一絲遺憾之處的美人。

但是啊...這種讓人沉淪于其中的美麗,卻是我最害怕的東西.

以白色為主的著裝中,穿著有胸口處蝴蝶花紋的輕薄上衣,加上一條略微緊縮的七分褲,完美的突出了那傲人的身線,身上的露出度與學生的著裝比較來說,確實有些高了,但卻無法讓人產生那種輕浮的感覺,反而是覺得越發的高貴。

我所面對的,正是這樣一個無可挑剔的美人..也是唯一一個,讓我除了逃跑之外不敢有過多想法的人。

因為每次看到這個人..就代表著麻煩、違和與恐怖.這些,與我印象中的某個人十分吻合。

沒錯,這個人正是雪之下的姐姐雪之下.陽乃。一個超越了雪之下的存在,達到了更高境界的恐怖之人。

我正發呆,陽乃那邊就已經發話了

[真是好久不見啊..比企谷君~有想姐姐了嗎?]

她此時坐的位置,是雪之下往常的那個,也就是說..就在我的位置對面么..果然,還是應該直接回去吧?但是...

我邁著僵硬的腳步慢慢的走了過去,拉過自己的椅子稍稍遠離了一點桌子,把書包隨意的放在一旁后也坐了下來,然后沉重的嘆了一口氣

[哈..請問..你來做什么?陽乃小姐..]

回去的話大概已經不可能了吧..被這個人發現之后,就算想走也走不成了..直覺是這樣告訴我的。

[嗯,因為今天很閑在街上閑逛的時候不知不覺就走到這所學校的門口所以順帶進來看看.]

陽乃的雙手慢慢的撐在桌子上,把下巴搭了上去,然后這么一副笑瞇瞇的模樣看著我

[怎么樣?有和小雪乃好好相處嗎?]

[..馬馬虎虎吧..]

好好相處..具體的定義是什么?如果只是字面意思,是不是可以理解成“沒有矛盾”呢?如果只是這樣的話..確實可以算是好好相處了..反正都是以我這邊妥協為代價消除矛盾的結果呢..

[誒~果然,比企谷君真的很厲害呢.]

陽乃小姐似乎贊賞一樣的對我點著頭,接著像是發現了什么一樣,略帶疑惑的問到

[今天也是來這里進行社團活動的嗎?比企谷君.]

[嗯、啊..]

[小雪乃呢?今天不來了嗎?]

[不、我想...應該會來的吧..估計有什么事情耽擱了..]

我也有些不確定起來。

雪之下通常都會是第一個到這里的,今天卻是這樣的情況,說實在的..我還是稍稍有些在意的呢..來是肯定會來的,因為在中午偶然碰到的時候還被特地的叮囑了一遍“今天的社團活動不準缺席”這樣..

[是么..那我就在這里等等吧。]

看樣子這個人是不打算短時間內離開了啊...

雖然很不愿意變成這種情況,但現在也沒什么辦法了..只能是輕輕的嘆了一聲后,打開書包,從里面拿出了閱讀到一半的文庫本開始看起來,盡量的不要去在意這個人的存在就行..

兩分鐘

[啊啊..還不來嗎,小雪乃她..]

我怎么知道..

三分鐘

[會不會是在半路被男生搭訕了?畢竟就算是那孩子光看外表的話真的很可愛的哦?]

絕對不會...話說,這點你不也是一樣嗎?!

四分鐘

[吶吶,比企谷君,你說小雪乃現在會不會正在來的路上啊?]

我怎么知道...

五分鐘...六分鐘..七分鐘....大概在十分鐘的時候,陽乃小姐“啪”的一下趴到了桌子上,宛如小女孩一樣的左右搖晃了一下腦袋,嘴巴里發出了濃濃的抱怨聲

[無聊啊..好無聊啊..比企谷君,該怎么辦呢?]

無聊的話你倒是趕緊離開這里啊,如何?!

當然,這樣的話也只能是想想而已,沒有說出口的膽量,但事到如今..想安安靜靜的看書是不可能的了,雙手把文庫本合上,無奈的看了她一眼

[...如果實在是擔心的話,去她們班里看一下怎么樣?]

[嗯,來陪我玩游戲吧,比企谷君。]

說了一句和我的提議毫無相關的話后,陽乃小姐一下子坐直了身子,像是想到什么好玩的事情一樣,雙眼冒著精光的看了過來。

[哈?游戲?哈?]

一下子跟不上話題的跳躍,我呆愣的看著她。

只見陽乃小姐從上衣一側的口袋中拿出了一盒條形的東西,放到桌子上。

[醬~就是這個~]

[...什么?]

處于發自天性的好奇,我把腦袋湊了過去看了一下,是一個長方體的盒子..外包裝上..嗯..英文字母是p...pock...y?pocky?餅干?

接著,她把這個餅干拿起來捧在手中十分親熱的樣子,朝我比出了一根食指,笑瞇瞇的說到

[比企谷君,來和姐姐一起玩pocky game 吧~]

[啊哈?不、pocky game指的是...]

[就是pocky game喲,pocky game.]

[pocky game我知道,但一起玩是...]

pocky game..沒錯,就算從來沒玩過這種游戲的我也十分清楚的知道,這是一種十分邪惡的游戲..沒錯..這個游戲是沒有勝者的,參與這個游戲的所有人,都是失敗者,沉淪于營銷手段中的失敗者...可惡。

[當然是我和你嘍,這里沒其他人吧?]

[所以說你這個“當然”是從什么地方跑出來的..]

[因為很無聊嘛~~比企谷君。]

[....]

如果這個人只是想用這種玩笑來看到我窘迫的模樣的話,我承認確實挺有效的..現在光是坐在這里就覺得十分不容易了啊..誰不想玩啊..可惡!

所以,不是不想..是不能。那么,為什么不能呢?理由連我自己也說不清楚..只知道對于這個人的感覺,相比起喜歡來說,害怕與違和感占了絕大部分。

所以,我無視了這些話,準備再一次打開文庫本。

[這樣吧,如果比企谷君和我玩游戲的話,我就告訴你一個十分重要的秘密...關于小雪乃的秘密哦?]

[...什么?]

我的動作停了下來,又把文庫本合上,愣愣的看向了那邊。

似乎很滿意我的表現一般,她“嗯嗯”的點起了頭,接著說到

[很想知道吧?小雪乃的最最最重要的秘密呢.]

[不、不是..只是..有些好奇..知道不知道,和我也沒什么關系吧..]

其實當然想知道啦!!可惡...為什么?當然是因為如果知道了那個人最重要的秘密的話,以后我是不是可以不用看她的臉色行事了呢?比如說請假之類的...應該就能行了吧?其它的話還有....不不不,現在應該先考慮的不是那些..

我小心翼翼的把視線轉回了陽乃小姐那邊...已經開始了喂!

她已經從盒子里拿出了一根餅干笑瞇瞇的叼在嘴巴上,端正的坐在桌前,同時朝我招了招手,在催促一樣的叫我過去

[比去骨君(比企谷君)~]

怎、怎么辦?要上嗎?...餅干,不會有毒吧?不會被殺掉?

[唔..]

不自覺的咽了一下喉嚨后,身體就不聽使喚的慢慢朝著桌子邊移動..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經和陽乃面對面的坐在了一起。

pocky game...我記得游戲規則確實是誰先松口誰輸..是一種一不小心嘴唇就會碰到一起的極其危險的游戲..但她的要求只是“玩pocky game游戲”,并沒有要求一定要獲勝...這樣的話...能行!

只要保證有這個游戲的過程就可以..把握好距離、然后認輸。

這樣想著,猶豫中,我還是帶著覺悟也叼住了餅干的另一頭。

因為..真的很想知道啊...那家伙的秘密什么的...

然后,陽乃小姐朝我這邊比出了以個ok的手勢后,游戲便開始了。

她不慌不忙的把餅干一點點蠶食,腦袋也慢慢的朝這邊移動著,而我卻一動不動,僅僅只是叼著餅干..這也是我一開始的打算..漸漸的,一股混雜著某種香水的氣味進入了我的鼻子中,是從她身上發出來的,餅干眨眼只剩下了最后的四分之一.

是時候棄權了..

準備松口認輸。畢竟游戲的過程已經有了,也算是“玩游戲”了,對吧?

不過,在松口之前,卻被她搶先一步似乎是一直都注意著我的動作,在松口前的一瞬間,她“呼”的一下把距離拉完,剛好把所有餅干都吞入嘴巴里的位置上。

我的嘴唇處傳來了一種隱隱約約可以感覺得到的溫暖觸感,不禁瞪大了雙眼,那張完美的臉蛋就近在眼前,緊緊是一瞬間,她又慢慢的坐直了身子,同時也把整條餅干都完全吞入了口中。

看了一眼我這邊,輕笑了一下

[是我的勝利嘍,比企谷君。]

[嗯、啊..是..]

不對..這根本不是勝利與否的問題才對..可是..

[那么,按照約定..我也會把小雪乃的秘密告訴你.]

說完,帶著迷人微笑的她把身子探了過來,嘴巴湊到了我的耳邊,帶來了一股清新的香味的同時輕聲的說到

[小雪乃她呢..非常喜歡潘先生哦..尤其是眼睛部分。]

[哈?這點不用說我也..]

[噓]

嘴巴被一根細長潔白的食指堵住了,陽乃小姐似乎并不希望我把話說完的樣子

[小雪乃到了哦~]

話音剛落,從門口那邊便傳來了雪之下與由比濱的交談聲..陽乃又好好的重新坐正,雙手支著腦袋掛上那副一直沒變的微笑,眼神發散了出去.

似乎是在看我,又似乎是在看我身后的教室門。一時間安靜了下來。

十幾秒后

[亞哈嘍~小雪乃~]

[姐、姐姐...為什么會在這里...]

[啊,陽乃前輩,你好,好久不見。還有小企已經來了嗎?!虧我還在教室里面找你!]

[嗯,好久不見,由比濱妹妹~]

這個活動室里瞬間充滿了活力,宛如..之前的那些,都是不真實的一樣。

但是.卻又無法否定。

所以啊...這個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黑龙江福彩20选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