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古代言情 > 我家娘子要納夫 > 第二三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岳青禾被岳明遠突然地一問,態度又是那樣的冷冽,心里難免就有些毛毛的。

    但是,岳青禾知道,她想在這個家立足,就必須讓他們知道她真正的存在,而不是任由他們擺布安排的廢人一般。

    “我想去街上逛逛,我想去看看外邊的日出日落,我想去看看圍墻外邊的世界,我想自由自在地活著,我不想像這一對小鳥一樣,被困在籠子里,任由你來挑逗……”

    “你……腳沒事了嗎?”

    “……”岳青禾暗暗咬牙,這是威脅,**裸地威脅,沒事難不成還真讓她有事?

    可,萬一他真就狠得下去心怎么辦?

    瞧岳明遠那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似乎真的沒有把她的話當回事。

    “我……”

    岳青禾正思考著,怎么樣才能與她爹好好地打開話題,好好溝通一下,不料卻被門口跑來的小廝打斷了思路。

    “大爺,宮里來人傳圣旨,老太爺讓大爺趕緊過去……”

    岳明遠眉頭了皺皺,瞧了岳青禾一眼,什么都沒說就奔了過去。

    岳青禾被岳明遠那一眼瞧得,心里如同貓抓了一樣,不會又是與她有關的事情吧?

    難不成是獻王那個王八蛋又將她是女兒身的事捅了上去,這次是皇上治罪的圣旨?

    那她是不是要跑路?

    可她現在在這長平侯府如同坐監一樣,哪里就逃得出去?

    倒不如光明磊落地站出來,死也死得堂堂正正,與其如此憋屈地活著真的不如去死。

    岳青禾緊隨其后,便跟了過去。

    春喜一時反應慢了半拍,也就沒能攔下她,推著輪椅在后邊跑著喊著。

    宮里來人,她怎么可以走過去?

    岳青禾緊隨岳明遠之后,等她到了的時候,圣旨已經宣讀完了。

    那個太監她認得,就是皇帝身邊那個,他看到岳青禾后,一張臉笑得十分的妖艷諂媚。

    “如今,咱家看著,小公子果真是一表人才,難怪公主一見傾心,真是可喜可賀……”

    岳青禾只覺得腦袋“嗡嗡”的,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這太監在說什么了,只聽見從花廳里傳出來一陣劇烈的咳嗽聲。

    隨之而來的,就是丫頭焦急的呼喊聲:“老太爺老太爺……”

    岳青禾倒抽一口冷氣,這可真真地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看樣子,她爺爺是好不了了。

    岳明遠與那太監客氣兩句,就沖進了屋里。

    岳青禾反應過來,沖著一臉懵逼的死太監皮笑肉不笑地說道:“公公,恕不遠送。”

    若不是在她家里,她真是上去就是一腳。

    宣旨太監一張臉也真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這本是一件天大好事,長平侯府卻連個打賞都沒有,他竟然受了如此冷待,這么快就仗著有公主撐腰了?

    岳青禾也同樣沖進屋里,看到她爺爺這次還有一口氣,但看到她的那一刻,情緒明顯波動很大。

    看來她在她爺爺這里是徹底埋下了禍根。

    不過,看他現在連一口氣都喘不勻了,這個家還能指望他干什么?

    說白了,他現在除了長平侯的身份,真是什么都做不了了,而就現在來看,他連這個身份都不見得能有什么用。

    現在,也該是她站出來的時候了,畢竟一切的禍事都是從她這來的。

    岳青禾上前,噗通一聲就跪下了。

    “這件事也不一定就沒有辦法,我來想辦法解決,祖父與父親也給我一次機會,畢竟這件事我才是當事人,女扮男裝的是我,惹怒獻王的是我,如今……被公主誤解的也是我……”

    岳青禾說著說著,自己都頭大了,這些真的都是她惹出來的?

    現在她都要相信相國寺大和尚的預言了。

    老太爺閉目躺在床上,大概是剩了半口氣,也發泄不出什么了。

    岳明遠倒是回頭瞧了一眼跪著的岳青禾,沉思了一下,說道:“你以為能怎么解決?”

    如今這么多事情,也確實不能將她置身事外了。

    岳青禾立馬清理掉腦子里凌亂的思緒,能給她說話的機會就行,她必須珍惜這次機會。

    “我們現在理一下這些天發生的所有問題。”岳青禾盡量讓自己冷靜下來,這樣才能思路清晰。

    “一,現在我身為女兒身被皇上賜予縣男爵位,這是欺君之罪。”

    雖然皇帝沒有搞清楚狀況,但,這個是沒有道理可講的。

    “二,我與公主……這更是一個荒唐誤會,如今又是一道圣旨,一旦東窗事發,怕是有損皇家,我們家……肯定是罪上加罪……這第三……”

    岳青禾自然是盡可能地分析清楚,她抬頭看了看躺在床上艱難喘息的岳華章,也不知道這第三條說出來會不會再把老爺子這最后一口氣給段送了。

    “第三是什么?”岳明遠開口問道。

    岳青禾想了想,還是低聲說道:“我也不知道這定下婚約的秦家是什么人,他們不會鬧事吧?”

    “不會。”岳明遠篤定道。

    “那還好。”岳青禾點了點頭。

    “說來說去,你的解決辦法呢?”岳明遠語氣里多有不滿,很是涼涼。

    “我現在是咱長平侯府的小少爺一事已成定局,現在我無非就是需要應付公主,但是,那個獻王……我實在是不了解這個人,他做這么多到底是為了什么?”

    好玩?

    還是當真與她岳家有仇?

    “賜婚這件事,獻王絕對不知情。”岳明遠又是很篤定的一句話。

    這就讓岳青禾有些不明所以了。

    “你為什么如此肯定?”

    岳明遠沉著的眼神,盯著下跪著的岳青禾,片刻后才沉沉地道出一句話:“因為公主這里有問題。”

    岳青禾看到岳明遠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腦袋,這才恍然大悟,難怪那天覺得那個公主怪怪的。

    可,公主是個傻子,獻王就不會利用她了嗎?

    對于這個原因,岳青禾不知道,岳明遠自然是知道的,昭陽公主可是獻王的親妹妹,他不可能把她算計上的,他所做的這些,也不過是想看他岳家的笑話,還不至于真想置他岳家于死地。

    這件事還沒研究出個所以然來,外邊傳話,宮里又來人了,這次,老太爺又被刺激過去了。
黑龙江福彩20选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