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古代言情 > 錦途 > 第三百六三章 龍裔
    “主子,陛下怎么走了?”

    蘇姑姑嘴角的笑意還并未斂去,便入了大殿中。

    這是大周的嫡子,還是由皇后所出。這等喜事不用她提,御醫也會迫不及待的去陛下跟前回稟。

    只是眼前這種場景似與她料想的不同啊……

    “主子?”

    蘇姑姑見林蓁恍若未聞,眸眼低垂,又輕聲喚了一句。

    “恭賀主子懷有龍裔,又是陛下的嫡子,真是十分難得……”

    蘇姑姑估摸著事情不太對勁,無論發生了什么,這是事實,林蓁不要忘了此事。

    “難得?”

    林蓁就算這世算計,可是腹中的孩子卻是意外之喜,她從未想過會有孩子,震驚過后又是巨大的喜悅,這一世,她又多了一位要護的至親之人。

    自古皇權無情,可是人卻是有情的啊。

    她卻不要她的孩子一世活在皇權斗爭中,登高跌重,不過念及此處,她不由一笑,這未免憂心過早,何況身不由己,從來不是她想如何就如何啊。

    “主子?”

    抬眸便對上蘇姑姑擔憂的眸光,林蓁眸光幽遠,逐漸堅定。

    “從前都是本宮太過被動,如今哥哥性命堪憂,這個孩子來的還真不是時候,,為保龍裔,陛下都可以既往不咎,只是如此一來,往后本宮與孩子都是如履薄冰了。”林蓁不免嘆口氣,飽滿的額頭攏上一層稀薄的微光。

    “主子怎么會如此想?陛下該不會如此……”蘇姑姑囁嚅著道,只是憶起方才陛下的神情,自己的這番說辭似乎站不住腳啊。

    “嫌隙既生,不如坦然受之。”

    這也是無可奈何之舉。

    再者她懷有龍裔之事也瞞不住,如此來后宮一眾妃嬪的眼珠子都落在她肚子上,若不想些周全之策,她還真不能拍著胸脯保證能熬到順利生產。

    女人產子本就兇險異常,只是要熬到了那鬼門關前,就只能生死有命了。

    她不能冒險。

    孩子不能,她亦然。

    翌日。

    皇后懷有身孕之事在后宮中驚起軒然大波。

    一眾妃嬪也顧不得秋風涼,雨天路滑了,個個都巴巴的來請安。

    只是皇后初孕百般不適,早早請宮人告知了各宮主子,免了這一月的晨昏定省,閉宮安胎了。

    “喲,這不是貴嬪姐姐,昨兒還說受了風寒,今兒怎么就下床了呢?”蘭常在自從被放了出來,就不似從前各宮走動,也是因著建州的再三陳情上書,才得以被寬恕。

    她受罰時誰為她求過情?

    “還以為姐姐在思過呢,不成想如此關心儲秀宮的一舉一動。”靜貴嬪還未出聲,順才人倒是捻著芙蓉絲錦帕笑道,眸中盡是譏色。

    “哼。”

    她被貶為常在還不是順才人這個賤人慫恿她,如今見她落勢,又巴結上了靜貴嬪,踩在她頭上來了。

    不過這次她學聰明了,不敢學著從前那樣張揚,被這些墻頭草挑唆,還有婉貴妃的冷眼旁觀,一出事了比誰都撇的清。

    宮中的規矩她是不敢再輕易犯了,這些賤人都是個個不是省油的燈。

    這些賤人想再利用她,門都沒有!

    “呵呵,姐姐這回子學會了隱忍。”順才人笑意不減,湊近她耳邊輕聲道道,“小心皇后娘娘翻舊賬,姐姐還是不要忙著到皇后娘娘面前礙眼了。”

    “你”這個賤人。

    蘭常在狹長的眼眸掠過一絲憤怒,胸膛劇烈起伏著,身旁的宮女見狀忙拉扯道,“小主我們回去吧。”

    “啪”

    蘭常在一巴掌甩在宮女臉上,“你插什么話,沒看到你的順主子在說話嗎?若是得罪了她,你還不知道怎么死呢?”

    “奴婢知錯順才人饒命!”五指印頓時清晰的浮現在宮女皙白的臉頰上,那宮女戰戰兢兢,眼中蓄滿淚水,忙磕頭請罪,砰砰的磕叩在地。

    “打狗還看主人,我怎么會罰你呢!”

    順才人冷嗤一聲,對著看熱鬧不嫌事大的靜貴嬪道,“姐姐我們還是去給婉貴妃娘娘請安吧。”

    “是啊,拿奴才撒氣可不是我們京城女子的作風啊……”

    明嘲暗諷。

    忍無可忍!蘭常在好歹也是建州的公主,何時受過此等閑氣,見那兩人趾高氣揚的離去,心中恨意滔天,總有一天一定要討回來。

    “還不快起來,不嫌丟人。”蘭常在冷眼覷了地上的宮女一眼,她這就修書回建州,讓哥哥來一趟京城,她若是一直是這個位份,還不讓這群豺狼虎豹吃的連骨頭也不剩?

    幸虧哥哥在京城中還有些交好的大臣,皇后哥哥的事……或許她可以出些力討好皇后,這次她才不會選錯了陣營!
黑龙江福彩20选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