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都市言情 > 造化之王 > 第3210章 皇族最后的守護力量
    東來閣內,看著以考慮考慮這個借口離開的新君姬驁,葉真是滿頭霧水,一腦門子的疑惑。

    自己提的條件不離譜啊,都在正常范圍之內,姬驁怎地如此?

    六位造化神王,二十位造化神將而已,祖神殿的家底,應該遠不止這些吧?

    因為五王神罰的事情,這不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怎地新君姬驁如此模樣?

    按理說,這個條件,壓根不需要過多的考慮,更別說是離開東來閣去考慮。

    姬驁的做法,透著幾分詭異勁。

    葉真的眉頭緊皺成了一個川字。

    似乎有一些葉真所不了解的狀況發生了。

    坐在東來閣內,葉真目光閃爍著,

    此時的東來閣內,閣門大開口著,除了葉真,只有一個內監大總管何長英陪著葉真。

    因為談的事情極度機密的原因,再無其它人。

    突然間,葉真心頭一動。

    機會難得,似乎可以嘗試探索一下洛邑皇宮,為營救魚朝恩做準備。

    上一次得知魚朝恩未死,只是元靈被囚禁在皇族秘境當中的時候,葉真就已經決定,要想法營救魚朝恩。

    不過,這營救的難度,可是堪比登天。

    首先呢,就是潛入洛邑皇宮非常的困難。

    雖然有魚朝恩的義子魚正等人帶來的洛邑皇宮的幾處防御漏洞可以利用。

    這些防御漏洞,魚朝恩原本是準備給葉真用來在極端情況下營救長樂公主的。

    基本上記錄的皇宮與長樂宮之間的各種防御設施、防御布置,為了方便葉真救人。

    洛邑皇宮的其它地方,并沒有太多的介紹。

    而葉真想要營救出魚朝恩被囚禁的元靈,先要抵達皇宮內苑,然后從皇宮內苑進入皇族小世界,才有可能營救出魚朝恩。

    不說進入皇族小世界,就是洛邑皇城外潛入再抵達皇宮內苑,也是一件極其困難的事件,哪怕有魚朝恩此前提供的漏洞,也非常困難。

    大周皇族經營了幾十萬年的皇城,用固若金湯四個是無法形容的。

    若是貿然闖入,被發現的可能性很大。

    但是今天,卻是一個非常好的機會。

    整個洛邑皇宮內,誰通行無阻?

    肯定是皇帝了。

    若是葉真跟在姬驁后邊去查探一下皇宮內的情形,為未來營救魚朝恩的元靈提前探探路,應該是安全的。

    順帶查探一下,今天的姬驁為何會如何古怪呢?

    自己只是提了一個再正當不過的要求,姬驁不僅要考慮,還要離開考慮,這簡直.......

    當然,還有最重要的一點,葉真今天是真身本體進入洛邑皇宮的。

    大多數朝臣進入洛邑皇宮,其實都是真身本體進入的。

    但是,少部分受忌諱的臣子,比如此前的離親王姬原,又或者是葉真這樣的,進入洛邑皇宮,用的都是精血分身。

    原因也很簡單,大周皇族幾十萬年的經營之下,洛邑皇宮對外是堡壘,可一旦進入,卻是插翅難飛的絕地。

    若是受忌的朝臣真身進入,皇帝突然發難,就是九死一生。

    若是進入乾坤殿這樣的由先天靈寶形成的自成一界的地方,那就是十死無生了。

    所以,像葉真這樣的朝臣,入洛邑皇宮用的都是精血分身。

    不過,葉真卻是膽大,今天是真身入內。

    一來葉真覺的新君姬驁除非失心瘋了,才會喪心病狂的那樣做。

    二來因為先天靈寶十二元辰諸天寶珠阿元的自信。

    按阿元的說法,只要不是被困到同為先天靈寶體內自成一界的地方,和一些極其特殊空間,他都能脫困。

    所以葉真今天是真身入的洛邑皇宮,真身入內,讓葉真可以對洛邑皇宮內部的情況感應到更加清楚。

    只是葉真此前也沒想到,今天真身入內,竟然會碰到這樣的機會。

    東來閣內,葉真端起茶碗抿了一口茶水,放下茶碗之后,輕咳了一聲。

    在一旁伺候的內監大總管何長英立時會意,忙將葉真的茶碗取過,遞送到外邊給葉真續上新茶。

    只是等何長英轉身回來的時候,何長英卻不知道,就在這續茶的時節,東來閣內坐著的葉真,已經由真身換成了精血分身。

    何長英修為不錯,但還感應不到葉真精血分身與真身之間氣息上的細微差別。

    更何況,如今給何長英十個膽子,何長英也不敢用拿神念去感應葉真的氣息。

    那不是老壽星上吊,嫌命長了嗎?

    葉真的真身本體施展先天五行神遁離了東來閣,迅速就循著新君姬驁的氣息追了上去。

    洛邑皇宮的防御其實無比嚴密,堪稱是全方位的。

    大周皇族無數年努力下的種種布置,給洛邑皇宮加了一個堅硬無比的雞蛋殼一樣的防御。

    正常情況下,任何人在沒有主人的允許下,都無法穿過這個雞蛋殼進入洛邑皇宮內部。

    但是,葉真如今,已經在洛邑皇宮內部了。

    洛邑皇宮內部,依舊有著大量的防御布置,但更多的是一種區域上的防御。

    比如乾坤殿與前殿之間,處理政務的東來閣與后宮與內苑,都有著無形的禁制存在。

    哪個區域的內監,只能在哪個區域活動。

    種種防御手段,也算高明。

    但是,卻不像是洛邑皇宮外的防御大陣一樣,讓葉真無往不利的先天五行神遁沒有用武之地。

    葉真的先天五行神遁無法穿過洛邑皇宮城墻,但是在洛邑皇宮內部,卻可以無比輕松的穿行。

    更何況,幾個呼吸之后,葉真就跟到了正坐著軟塌被八名內監飛速抬行的新君姬驁身后。

    遁行在他們身后,洛邑皇宮內的禁制陣法,是一路暢通。

    葉真有些奇怪,正在與自己商談要事的姬驁這是要去干嘛?

    是去找人商議嗎?

    只是,若是去找重臣商議,應該去洛邑皇宮前殿,眼前這個方向,按葉真得到的有關洛邑皇宮位置圖,應該是前往皇宮中西部區域。

    那里,全是皇族祭祀要地。

    大周皇族的先祖廟,太廟,大周歷代皇帝的帝廟,均在這一帶。

    八名內監速度極快,待抵達祀地外圍,他們就停在了原地,不敢前進絲毫。

    因為按照皇宮內的規矩,除了皇族中人,以及打理祀地的寺人外,任何內監或者侍女敢踏足皇族祀地,斬!

    哪怕是皇帝到了這里,也只能步行進去。

    新君姬驁下了軟塌,步入了祀地。

    葉真只是猶豫了一下,就跟入了祀地。

    先天五行神遁遁行時,祀地邊緣有一處極其明顯的結界,不過這個結界,依舊擋不住先天五行神遁。

    前行的新君姬驁的身形稍有些佝僂,每踏出一步,都不慢,但看上卻又凝重無比,似乎肩上有著萬斤重擔一樣。

    繞過祖廟太廟,新君姬驁走向了左側的帝廟群的第一間修建的極其巍峨高大、甚至比太廟還要高出一個頂的帝廟。

    這個帝廟,自然是大周開國太祖姬邦的帝廟,供奉的是大周開國太祖姬邦的神位。

    開國太祖姬邦一生堪稱傳奇,從軍中發跡,不僅武道驚人,到最后更是一統洪荒大陸,成就了萬世偉業,乃是一代天驕。

    當年登臨大位時,頗有幾分小覷天下英雄的意思,言這萬世英豪,誰能強他半分?

    所以,給自己修建帝廟時,開國太祖姬邦就將自己的帝廟修成了最高,其它祖廟、太廟都要比他的帝廟矮上三分。

    新君姬驁在開國太祖姬邦的帝廟前恭敬的拜了三拜,這才邁步踏入了這間帝廟。

    猶豫了一下,葉真并沒有施展先天五行神遁跟進帝廟內部。

    若是其它帝王的帝廟,葉真潛入也就潛入了。

    但是開國太祖的帝廟,葉真卻很是忌憚。

    傳說大周的開國太祖日夜受香火祭祀、無數年來受大周萬民供奉,可能已經成就英靈,這些年來,屢有種種異像傳出。

    就算沒有成就英靈,這無數年來受香火祭祀和萬民供奉之下,那帝廟之內,天知道會產生什么力量,會有什么異像產生,若是葉真貿然闖進去,那事兒可就大了。

    進入帝廟,新君姬驁就跪在了門內的錦團上,再次行了三拜九叩的大禮。

    然后就直挺挺的在那里跪著,靜靜的仰視著帝廟內高大無比的開國太祖姬邦的神像。

    葉真皺眉。

    這新君姬驁是在做什么?

    想要做什么?

    這行為看上去怎么如此詭異呢?

    葉真提的索要造化神王與造化神將的條件,也不至于讓姬驁前來跪帝廟吧?

    正當葉真的以后的時候,新君姬驁的聲音陡地響起,當場就將葉真嚇了一大跳。

    “父皇,你說這葉真應該值得相信吧?孩子將這皇族最后的守護力量交給他,應該不會出什么問題吧?”

    父皇?

    皇族最后的守護力量?

    葉真被姬驁給驚的寒毛都快炸了起來。

    這姬驁叫誰父皇呢?

    跟誰說話呢?

    他爹也就是仁尊皇姬隆,不是早就死了嗎?

    跑到開國太祖姬邦的帝廟里來亂認爹?

    還有,皇族最后的守護力量是什么意思?

    這背后蘊含的種種含義,實在是太過復雜。

    還不等葉真捋明白,化成一方玉墜吊在姬驁腰間的鎮國乾坤璽,突然間飛起,口吐人言,那聲音,葉真還有幾分熟悉,驚的葉真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黑龙江福彩20选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