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都市言情 > 重生八零之事業為重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姚美華二婚
    “就是覺得他們年紀小小就不上學了,挺可憐的。”程恩妮隨便找了個借口。

    胡水英嘆了口氣,可不是可憐么,那七八個孩子里,家里窮得上不起學的有,父母亡故跟著爺爺奶奶生活的有,完全孤兒的也有。

    這些孩子,基本都是十四五歲,自成一幫,成天在村里偷雞摸狗招人嫌,但因為可憐,大家也沒辦法對他們怎么樣。

    不過可憐歸可憐,胡水英還是提醒程恩妮,“他們也沒個大人管教,不怎么學好,你可別跟他們走太近。”

    不學好是真的,但他們其實都還挺有義氣的,知道程恩妮是要替程花討回公道,幾個孩子辦事都很用心。

    “要不找點事給他們做?”程恩妮問胡水英。

    胡水英搖了搖頭,“他們年紀太小了,一般的地方不要他們,能要他們的那些廠子,太辛苦,他們也閑散慣了,不一定適應得了。”

    這話是胡水英加工過后說的,其實她想說的事,那些孩子不勞而獲慣了,讓他們做苦力掙錢,估計做不來。

    可他們年紀小又沒文化,除了做苦力又還能做什么呢?

    道理確實是這么個道理,程恩妮仔細想了想,把他們全招到縣城來做事,或者送去省城的工廠做事,都不現實。

    在他們正式走進社會前,還是得想辦法先把他們那些不好的毛病改掉才行。

    而改這些毛病最好的,就是去當兵,再過不了多久,也正好這會是秋季招兵的時候。

    程恩妮自己是沒能力沒門路把這幫孩子都送去的,但謝家有。

    不過程恩妮有點拿不定主意,是找謝令君幫忙,還是找謝茂衍幫忙。

    謝家的權利,應該都握在謝茂衍手里,但謝令君的話,兩人已經有了合作經歷,只要舍出一部分利益就好。

    比起欠人情,程恩妮更喜歡利益交換。

    但程恩妮有些擔心謝令君能力不夠,最終還是找到了謝茂衍。

    到省城的時候,謝茂衍在開會,程恩妮原本以為自己要等,但謝茂衍知道她來后,立馬就出來了。

    “好,這事我來處理。”謝茂衍。

    程恩妮把這些孩子的情況說得很清楚,她希望謝茂衍能幫忙挑選條件好有資質的孩子,幫他們一把。

    至少不要因為沒有關系被刷下來。

    謝茂衍一口應下,唯一的要求是,事情辦成后,程恩妮給他做頓飯。

    “上次在京城,我沒吃到。”謝茂衍幽幽地道。

    程恩妮,“……”

    一頓飯而已,在程恩妮這里是小事,她原本是準備拿上次的救命之恩相抵,然后心時態謝茂衍的人情,再找機會還的。

    回去也是謝茂衍送程恩妮回去。

    “你不忙嗎?”程恩妮以為謝茂衍應該很忙才是,要知道暑假之前,謝茂衍似乎也一直在省城,但她就一直沒有碰到過他。

    謝茂衍怎么可能不忙,事情多得他一天恨不得只有二十五個小時,然后全用在工作上。

    但送程恩妮是比工作更重要的事情,他也能借此放松心情,所以他淡定地道,“不忙。”

    因為離招兵還有一段時間,程恩妮沒有急著回村里,結果她去省城找了謝茂衍后沒兩天,孩子們找上門來了。

    “恩妮姐,我代表底下的兄弟謝謝你。”是孩子們的小頭頭程狗蛋,帶著自己的親弟弟來了,一見到程恩妮就深深地鞠了一躬。

    事實上,他都不是從村里來的,而是從省城回來的。

    他們這幾個孩子,一直就是野蠻生長的,偷雞摸狗打架斗毆都會,體能不算差,但卻都有些營養不良。

    謝茂衍請人給他們做特訓的同時,也請了專門的營養師給他們調理身體。

    “你說你們周末晚上就被接到了省城?”程恩妮驚嘆,這辦事效率,她要夸謝茂衍不愧是做大事的人嗎!

    程狗蛋羞澀一笑,“是的,開始我們不信,還打了王秘書,怪不好意思的。”

    這種天上掉餡餅的事,他們誰敢信,還以為去接他們的王秘書是人販子呢。

    “恩妮姐,我改名了,就程振強,我弟弟叫振邦,是謝哥給我們取的名。”程狗蛋,不程振強激動地告訴程恩妮。

    他身后,原來沒有名字,被人叫傻蛋和振邦也激動地點頭。

    他們兄弟四歲上就沒了父母,六歲沒了僅剩的爺爺,家里的房子田地都給了親戚,親戚卻不怎么管他們。

    雖然從小是吃著百家飯長大,但也沒少受著白眼和欺負。

    “好好努力,也叫那些人對你們刮目相看。”程恩妮拍了拍程振強的肩膀。

    程振強重重地點了點頭,拉著他弟又鞠了一躬,“謝哥都跟我們說了,是你找的他,恩妮姐,這恩情我們記一輩子,以后一定會報答。”

    程恩妮想說不用他們報答,結果謝振強聽到學校上課鈴聲響,一溜煙就拉著弟弟跑了。

    ……

    高三上學期期末考試前,姚美華要結婚了。

    這事姚美華沒打算通知程恩妮,張嬌嬌不敢跟程恩妮說,也讓同家屬院的同學不要透出口風來。

    程恩妮是正巧碰上的,程建波去鄉下收菜,正好收了兩只野生甲魚,分一只讓她送到于家,程恩妮就過來了。

    正好趕上姚美華從家屬院出嫁,姚美華穿著一身大紅的喜服,臉上笑容燦爛,直到碰到拎著甲魚站在路邊的程恩妮,姚美華臉上的笑容才落下來。

    程恩妮冷眼看著,姚美華和程志強這前兩口子,二婚都像是在較勁,一個比一個隆重。

    姚家人簇擁在姚美華身邊,也看到了程恩妮,大家面色都有些僵硬,一時拿不定主意,要不要同程恩妮打招呼。

    “走吧。”姚美華看了程恩妮一眼,收回了目光,輕聲沖身邊的人道。

    大家便不再看程恩妮,趕緊臉上堆起笑容,繼續簇擁著姚美華往外走,高聲招呼道,“快點快點,新郎還在家屬院門口等著呢。”

    程恩妮微微垂眸,看到這輩子有了她的插手,姚美華沒有沉迷情傷太久,再婚時間都比上輩子提前了,也不知道她這輩子嫁的,還是不是上輩子那個人。

    當然,是與不是,與程恩妮都沒有多大關系。
黑龙江福彩20选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