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嬌妻追夫記 > 第七百零四章幕后黑手
    說時遲那時快,伊燃搶先拉住銣初的手,讓她沒有陷入女人的懷抱。

    也就是這一個動作,讓銣初從昏迷中醒了過來。

    銣初一臉茫然地看著伊燃。她從伊燃的眼神中,看到了恐慌的味道,隨后也跟著他的視線看向身后,就這么一看,她就發現了端倪剛剛就是這個女人撞了她!

    “你是誰,為什么要害我,趕緊把準考證給我拿出來。”銣初激動地直接抓住女人的衣領,并且用左手,直接將她的兩只手臂,全都反轉到身后去。

    這個抓壞人的手法,還是伊燃教她的快很準,直接將人給控制住,讓對方沒有反擊的余地。

    銣初這么暴力地動作,直接將邊上的人都給嚇到了。

    要知道,被銣初控制住的女人,可是一個長相柔美的女人,看起來手無縛雞之力,那柔弱的樣子,一看就是需要保護的那一種。

    尤其還是被人的控制住,更顯得她的柔弱。

    還好控制住她的是銣初這樣的女孩子,要是換一個比較彪悍的男人,周圍的人肯定會上前幫忙。

    “我根本就不認識你,你讓我拿出準考證,你讓我去哪里拿……”女人一副泫然欲泣的樣子,直接讓邊上的人開始蠢蠢欲動。

    “剛剛就是你撞了我,我準考證才沒有的,你是什么人,為什么要害我。”銣初眼神凌厲看向這個女人,眼睛里面的狠厲,讓女人打了一個冷驚。

    銣初也認出了這個女人,這個就是那天下暴雨,她走出巷子看到的女人。

    那天晚上,她也是看不透她,并且也用不了精神力。原本她還以為是因為雷公下了禁制,卻沒想到是這個女人。

    “我跟你無冤無仇我為什么要害你,你不要自己東西丟了,就隨便拉個人來當替死鬼。”女人抽抽噎噎地說著話,那梨花帶雨的模樣,讓旁邊的人,都看得心疼。

    “我說你這個女娃子才是,自己東西不收好,就隨便騙人,這可不是好學生。”

    “自己丟三落四,連個準考證都收不好,就算考上了也沒什么大用處。”

    “就是就是,這樣的學生人品太差了,丟了活該。”

    “你看看這才多大年紀,就這么彪悍,指不定以后會是個什么人。”

    “還別說,這個女孩子年紀不大,力氣還不小。”

    “你們也別這樣說,誰的東西丟了都會著急,或許是因為這個女人確實撞了她一下。”

    “你別是這個女孩子的家人吧,撞一下就說是偷的,那這里人來人往,那我們是不是都是小偷了。”

    “說到這個,我女兒今天的準考證,可是放在我兜里面的,我可是里三層外三層縫起來,到了校門才拆開。”

    “你還是聰明些,竟然想到縫起來,我今天可是捏在手上都不敢松手。”

    作為旁觀者,大家都是持好奇的態度,但是總有那么一些看熱鬧不嫌事大的人,一個個在那里義憤填膺。

    “我說這位同學,你是不是搞錯了,這個人怎么可能拿你的準考證。”看到越來越多的人,攔住銣初的那個老師,也不禁開口說道。

    他沒有直接勸架,因為作為一名老師,他深知這世上很多事情,都是看不透猜不透的,他也不確定這個女人到底有沒有偷這個同學的準考證。

    而在一邊看的伊燃,他整個人處于一種憤怒的姿態,這個女人身上的那股氣息他很熟悉,這味道跟他進入火場的時候,問道的那股香味很像。

    “快放手!”感受到那種味道越來越濃的時候,伊燃趕緊出聲。

    在電光火石的那一瞬間,直接召喚出自己地靈力,將那一股火焰直接包圍。

    在眾人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被銣初控制住的女人,直接被一團火焰包圍。

    只是,還沒待人們從驚恐中反應過來,火焰熄滅了,原本的女人變成了一只雪貂,嘴里還含著一張薄紙。

    “快!”伊燃大手一揮,薄紙就出現在他的手上,趕緊將薄紙交給了小丫頭,讓她趕緊進去。

    這個時候,考試的鈴聲已經響了起來,由于守門的老師已經被嚇呆了,銣初趁勢跑了進去,用的是極速版的快跑,原本需要十分鐘的路程,直接被她一分鐘到達。

    也幸虧大家都注意考場的事情,沒人圍觀操場這些,要不然都會被銣初的動作給嚇到。

    被伊燃控制的雪貂,這時候儼然一只受傷的小白兔溫馴乖巧!

    而邊上看熱鬧的人,一個個被嚇得不輕,好些人嘴里喊著“妖怪,妖怪”。

    一個大活人,就這么在她們眼前變成了一只白色的雪貂,誰都受不了。

    見此情景,伊燃只好拿出自己地請神笛。

    曲調優美的笛聲,帶領眾人越過山丘,淌過小河,飄過大海,穿越花海,坐上白云,走過藍天,他們享受自由自在的生活,欣賞大好河山。

    一曲完畢,一個個抓耳撓腮,疑惑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愣住了,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圍在了校門邊上。

    已經全身心投入到考試里面的銣初,對于伊燃的所作所為是不知道的,她現在也沒那個精力去理會那些不必要的事情全副心思沉浸在考試里面。

    “墨離你給我將它給看好了。”趁著眾人被笛聲迷惑的時候,伊燃將雪貂給弄到了空間里面去,他倒要看看,到底是誰在作妖。

    “我說老大,你這是不出手就不出手一出手就一鳴驚人呀!”看著面前的雪貂,墨離真的是大吃一驚。

    這個東西可不是雪貂而是白首,這是那個地方才有的物種。

    不過,它知道主人肯定是不知道的,他肯定以為是一個被人附身的物種。

    伊燃將白首扔進去以后,也沒有繼續管它了,而是進了公廁里面,坐上了自己地飛云,隱身在里面,去小丫頭考試的教室去。

    知道有人在作妖,他現在要二十四小時侯在小丫頭身邊才是。

    在跟人打斗的小白,這會兒也想把這個壞蛋抓回去,奈何對方實力太強,他被打的節節敗退。
黑龙江福彩20选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