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都市言情 > 最強上門女婿 > 第二百六十五章 討價還價
    柳雪瑤走了,王浩腦海中卻閃現出陳萍的身影,不由的一陣臉紅,于是馬上甩了甩腦袋,將亂七八糟的東西甩出腦外。

    大約一個小時之后,柳雪瑤的電話打了過來。

    “喂!”王浩按下了接聽鍵。

    “那個叫楚若英的女生在寢室里跟一名叫周明燕的室友發生了一點矛盾……”柳雪瑤將打聽來的情況詳細講了一遍:“叫周明燕的這名女生屬于系里的活躍份子,到處宣揚室友楚若英為了一套水貨香奈兒陪人睡了……”

    王浩聽完之后,心里涌出一股怒火,他厭惡周明燕這種尖酸刻薄的女人,同時對楚若英的逆來順受也有一絲不爽,為什么就不能一巴堂扇過去,讓對方閉嘴,或者跟他講也可以。

    憤怒之后,王浩心里又涌出一絲對楚若英的憐憫,這個質樸的女孩竟然選擇了自己默默承受。

    “自己雖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見不得老實人受欺負啊。”王浩心里暗道一聲,隨后準備掛斷電話。

    “王叔,錢,我打探消息的錢。”手機里傳出柳雪瑤的聲音。

    “多少?”王浩問。

    “楚若英那套香奈兒多少錢,我就要多少錢,對了,還要架上藍寶石項鏈的錢。”柳雪瑤試探著說道。

    “行,我把錢給你媽,你回去跟她要吧。”王浩聽到對方獅子大開口,心里冷笑了一下,開口說道。

    “別別別,王叔,你這太不夠意思了,卸磨殺驢啊。”柳雪瑤嚷叫道。

    “我怎么卸磨殺驢了,錢給你媽媽呀。”王浩說。

    “王叔,要不這樣,打個五折。”柳雪瑤咬著牙說道。

    “我還是給你媽吧。”王浩不松口。

    “王叔,五折不能再降了,這樣,我幫你擺平那個叫周明燕的人,怎么樣?我知道你天天待江城大學醫學部就是為了那個叫楚若英的學生吧?”柳雪瑤說。

    “你來擺平?你怎么擺平?”王浩問。

    “王叔,你這么大的人,欺負人家小姑娘不合適,再說殺雞焉用牛刀?我來,你想讓對方退學呢?還是小做懲戒,或者再狠點,直接廢掉,搞點冰給她吸吸。”柳雪瑤說。

    “柳雪瑤,我看來要跟你媽媽談談了,你一個小丫頭片子,從那里學這么多歪門邪道的東西。”王浩一臉嚴肅的說道。

    “王叔,我都加入忠義堂了,再說我從小在忠義堂長大,這些東西不是耳需目染嗎?如果要找罪魁禍首的話,那個人應該是你吧。”柳雪瑤說。

    “我……”王浩想反駁,不過想了想,便泄了氣,因為柳雪瑤說的沒錯。

    “你的任務是好好學習,這些事情……”

    王浩的話還沒有說完便被柳雪瑤打斷了:“王叔,你還不知道吧,我現在每天晚上都跟著魏明哥在酒吧做事,還有,顧姐說了,如果我表現的好,等畢業了,就給我幾個酒吧管著。”

    “這……”

    “顧姐說了,學以致用,只死讀管理的書是沒用的。”柳雪瑤再也不是以前上中學的小姑娘了,現在說話一套一套的,動不動就顧姐說,仿佛成了她人生的導師。

    王浩眉頭微皺,想了想,對于一個在校的女大學生,他還真不好出手:“行吧,兩萬塊,幫我把周明燕的事情辦好,如果辦不好的話,顧芊兒那小丫頭片子也保不了你,懂嗎?”

    “叔,兩萬塊少點……”

    “一萬!”

    “別別,叔,兩萬,就兩萬,周明燕是廢掉還是讓她退學滾蛋?”柳雪瑤問,心里樂開了花,這段時間陳萍正對她進行經濟封鎖,有了王浩給的兩萬塊便可以跟她媽做長期斗爭了。

    “小做懲戒吧,以后讓她嘴巴干凈點,對了,還要向楚若英道歉。”王浩說。

    “ok,包在我身上。”柳雪瑤說。

    王浩掛斷電話之后,給柳雪瑤轉了兩萬塊錢過去,想了想又給楚若英發了一條微信:“如果有一天你抗不住了,想找個肩膀靠一下,我非常樂意當那個肩膀。”

    發完之后,王浩突然有一陣恍惚,自己難道是在對楚若英示愛嗎?在追她嗎?不對啊,對她應該只是同情和欣賞為主啊。

    思來想去也搞不懂自己內心的想法,于是便不再去想,因為下午還有盧清的事情要辦。

    ……

    楚若英正在上課,突然手機響了,她忍不住悄悄打開看了一眼,發現是王浩來的信息,看完之后,她臉皮變得通紅,心跳不由自主的加快,暗暗想著:“這是什么意思?難道他……他在向自己示愛嗎?不不,不可能,他身邊的那個女孩比自己強多了。”

    因為一條微信,搞得楚若英整個下午都心神不寧,連因為周明燕造謠的事情引起的不快都忘記了。

    下課之后,她到處尋找王浩的身影,可惜沒有找到,于是臉色不由自主的暗淡了下來,心道:“楚若英,你這是怎么了,怎么讓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擾亂了自己的心,學習,成為復旦大學的臨床研究生,博士生,然后做一名救死扶傷的好醫生,這才是你的夢想。”

    一夜無話,唯一讓楚若英關注的是她們寢室的周明燕沒有回來,對方經常跟男朋友在外邊開房,所以她并沒有放在心上,甚至于還暗暗松了一口氣,因為如果周明燕在的話,肯定又會說十分難聽的話。

    第二天清早,楚若英洗漱完準備去操場跑步的時候,周明燕頂著黑眼圈,一臉頹廢的回來了。

    楚若英想要避開對方,沒想到周明燕看到她的時候,臉上先是露出惡毒的表情,不過下一秒,又露出了恐懼的目光,張了張嘴,用很小的聲音說:“楚若英,對不起,我錯了。”

    “呃?”楚若英愣住了:“我剛才是不是出現了幻聽?”她瞪大了眼睛一臉迷惑的表情,因為剛才欺負了她三年的周明燕竟然道歉了。

    “這、這到底是怎么會事?”她心里奇怪,但是也不想問對方,于是只好裝做沒聽見,急步走出了寢室,朝著操場跑去。

    上午是解剖課,楚若英早早的來到了解剖室,上課前兩鐘,周明燕走了進來,她并沒有去座位上,而是走到了講臺上。

    感謝書友我心疼你打賞的推土機!
黑龙江福彩20选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