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都市言情 > 原來我是富二代 > 第618章 灌輸真氣!
    想到這,月明流臉上已經顯示出極盡的擔心之色。

    “啊!”寧小凡大驚,他沒想到金蟬子魂魄背后的事情比想象中的要嚴重。

    陰陽確實不能融合的,尤其是魂魄這塊。

    “月大師,那怎么辦啊?”寧小凡有些著急了,畢竟他和金蟬子呆在一塊也有一段時間了,說沒有感情那是不可能的,而且金蟬子又是如此的幫助他,可以說寧小凡能夠順利的走到今天這個程度,與金蟬子的幫助是分不開的。

    “你著什么急啊!等我師父緩一下啊,又不是說不幫你!”旁邊的落落咂咂嘴。

    此時的寧小凡可是沒空搭理她。

    月明流看了下落落和寧小凡,想想道:“落落,你幫著寧小凡躺在這邊的石床上!”

    “啊?我?”

    落落有些震驚的看著月明流:“師傅,我還要幫他?”

    “他現在行動不便,你幫他。快點!”月明流眼睛微微一瞪,落落本來還想反駁,但是最后只好作罷。

    “好吧!”落落一千個不愿意,最后算是在月明流的命令下勉強的把寧小凡給攙扶到了旁邊的石頭床上。

    寧小凡安靜的躺在那里,好像是要馬上接受一場洗禮般。

    他不知道月明流要對他做什么。

    “落落,你讓開。寧小凡,你閉上眼睛,盡量的讓自己處于一種冥想的狀態,我現在要對你全身上下的魂魄進行查看。”月明流說道。

    落落聽聞便是站到了一旁,雖然多有不爽,但也沒說出來,而寧小凡這邊則是聽到話后立刻閉上了眼睛,然后盡量的按照月明流的意思來。

    月明流這時微微伸掌然后忽然在自己的掌心處聚集到了一圓形的青色球形氣魄,然后便是輕輕一推朝著寧小凡身體飛了過去。

    而這時,月明流的眼神也緩緩的給閉上了,旁邊的落落認真的看著,她從來沒有見過師傅這副畫面,施法的過程非常的認真,之前自己小時候受傷的時候,月明流就是這副狀態。

    那個青色的球形氣魄其實是月明流發出的探照氣魄球,能夠緩慢的在被探照的人身上循環,并且進行一定的檢查,檢查對方是否有疾病,魂魄是否完好等等。

    但是當氣魄球在寧小凡身體里流轉的時候,月明流神色忽然發生了變化。

    最后變得十分的凝重。

    這些變化,寧小凡是沒有看到的,他按照月明流所說一直在冥想,而旁邊的落落確實完全的看到了。

    他能看得出,月明流應該是在寧小凡的身體上檢查出來了什么的不測,才導致這樣的神情變化的,要不然不可能會出現如此的神色。

    即便是之前自己受傷不輕的時候,也從來沒有遇到過月明流這副神態。

    大概十分鐘以后,氣魄球繞著寧小凡的身體循環一周,這才緩緩的停了下來。

    “檢查完了。”

    月明流倒是仿佛松了一口氣。

    寧小凡這才緩緩的睜開了眼睛,剛才的他其實說是在冥想,卻睜開眼以后仿佛睡了一大覺一般,整個身體都有種輕快的感覺,只是自己的雙腿還是沒有任何的知覺,這是比較要命的。

    “月大師,怎么樣了我的身體。”寧小凡道。

    “你的身體沒有什么大的問題,只是……”月明流欲言又止。

    “只是什么?”寧小凡感覺一陣不妙。

    “只是金蟬子的魂魄已經破碎了……”說著,月明流整個人都哽咽起來。

    “啊!破碎了……!怎么……怎么會這樣!師傅!……”

    寧小凡心里徹底的冰涼了,一個靈魂破碎了,那還有的救嗎?這可是破碎啊!

    他有些不敢置信,就只是亂墳崗的那些陰氣嗎。

    “是因為亂墳崗嗎?還有救嗎月大師,求求你,求求你,一定要救救我師傅啊!”寧小凡有些激動的就要從石床上下來,開始他卻忘了自己的雙腿沒有任何知覺的事情了,他一用力,居然整個人都從床上給滾落了下來。

    “小凡!”月明流大驚,趕緊扶住寧小凡。

    旁邊的落落也是沒有想到寧小凡聽到金蟬子魂魄破碎后居然有如此強烈的反應。

    “月大師,一定,一定要幫幫我啊,我的雙腿治療不成沒關系,但是一定幫我救我師父金蟬子,算我求求你了!”寧小凡哀求道。

    寧小凡這輩子真沒有如此低聲下氣的求過人,即便是他之前窮的時候,也沒有這樣過,今天他真的一點兒也不要面子了,如果現在他的雙腿可以動彈,如果這個月明流真的有能夠救出金蟬子的手段,他可以說不惜直接給月明流跪下!

    “你放心,我肯定會救的,即便是用我自己的性命來換金蟬子魂魄的重塑,我也會!”月明流說道。

    “師傅!”落落在旁邊叫道。

    落落看不出來什么叫**,但是她感覺到了月明流現在心里還有著金蟬子。

    “落落,你幫著寧小凡到我的練功室來,我要嘗試幫金蟬子重塑魂魄。”月明流說道。

    這次落落沒有在說什么,畢竟事情要比自己想象中嚴重的多,她便是直接同意了,然后走到寧小凡的面前,看了他一眼,直接二話不說就給寧小凡背了起來,這讓寧小凡多少有些沒有想到,這落落的力氣還真大。

    落落把寧小凡背到練功師以后,便是幫寧小凡盤腿坐了下來,然后月明流開始先讓寧小凡吃一個藥丸。

    寧小凡此時也不管什么藥物了,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只能死馬當成活馬醫了,而且他也沒有任何的選擇,只能,也是必須要相信月明流了。

    月明流在他的背后,一直不停的變幻著自己的手法在寧小凡后背上發功,一道道真氣從月明流的雙掌之中不斷的流向寧小凡,寧小凡身體是能夠感受到一道道這種溫熱的力量的,就好像一股股暖流不斷的從自己的背后穿過來,然后不停的席卷自己整個身上。

    身體并沒有發生任何的排斥作用,說明對于月明流傳來的真氣,至少寧小凡的身體是處于一種接受的狀態。
黑龙江福彩20选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