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都市言情 > 甜蜜的冤家 > 第442章 草包形象
    我們都處于非常震驚這個情況之下,我們感覺到好像突然倍受打擊,這個完全是超出我想象范圍之內的事情,但是這個事情也不是我們所控制的事情,我萬萬沒想到他會在這個時候宣布打,以后他沒有跟我們想象中,他會歸縮到秘密通道里面,暫時去等待著我們去捉拿它們,但是沒想到他會面對面的給我們直接來個痛透人心,這是萬萬沒想到的,我想我剛才的理由。但是這個理由是一種沒有任何蒼白的一個感覺,因為他有他的打法,我們有我們的進攻的一個方式,所有人都不能控制著對方,那他要先不打他想來個魚死網破也是他的打法的方式,這怎么能有他的決定買影響著我們呢綏化我們在弄情況下這突然而來的一個打擊有些措手不及。

    但是這個又怎么能這樣呢,就是無能為力的做法,所以我們對他剛才所說的東西,我們想抗拒想頂針想對抗也是無能力的。但是好在我們送了一個進攻方,我們作為一個正在進攻的部隊,那我們我們有金陽的部隊,我們有非常多的人群,我們有非常多的一個財團和財力去支持我和支撐我們做這個事情,就算我們目前有一些人力上的損失,但是應該在整體上對我們沒有造成太大的一個損兵折將,只是對于我們來說是一個小小的打擊而已,但是對于龐大的一個進攻方來說,這不足為懼,所以話我要迅速調整我內心的心態,迅速的去做一個方面的調整。

    豬頭三他強烈的抗議道:“這簡直不可能,不可能這樣打法,這種打法太無奈了,簡直不可能,我從來沒有想到過一個弱小的人會這樣打,因為像我們以前在打架斗毆的時候,如果我們是弱小的,我們打不過對方話,我們絕對不會這么直接的跟對方打,那簡直是送命的一個打法,這個簡直好像不符合常規唉。”

    但是豬頭三的投訴立馬得到那錦堂的否定:“每個人有每個人的打法,現在繼續進行下去,反對無效,現在繼續下去。”

    豬頭三他不服氣的退到我身邊,后來我的兄弟們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他已經盡力了,確實是如此,別人怎么打難道我們還要按照我們的想法去打嗎?這簡直是不可能的,我們想法確實故意有些幼稚的他們要打,那我們必須也要面對,他要來個斷子絕孫的打法,或者說他也來個破釜沉舟的打法,誰知道他呢,但是我們一定要把他打垮了,打垮了,這是我們最終的目的。

    在豬頭上抗議無效情況之下,司徒登繼續著他的毒舌。

    他說:“我們現在所有人,江南客棧的人,我們已經在我們的秘密通道里面里面了,就算你們對我們進行進攻,但是我們對你們開始進行有效的一個打擊,我們這里的秘密通道四通八達,只要會說就能扛得起最有限的傷亡,最要緊的是你們火力根本沒辦法摧毀我們的決戰,決戰之心也就是殺人之心,你們只要敢進來,那么我們的決心就永遠不會改變,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只要你們敢。”

    他說這話確實很惡毒,把江南客棧所有的兵力都已經布置在第1道防御線上,所有的它們的所有的能打能動的武器和兵力和能力全部集中在這一條線上,以后我在這個狹窄的門口里面制造了一個金屬風暴,我們的進攻團的人力與秒的傷亡來進行計算。

    司徒登說:“在第1條防線上,我們集中所有的火箭,我們所有的能打斗的一個支槍支,是我們的火箭,甚至我們的刀槍,我們將集中所有的兵力在第1條線上,我們只要你們改進,我們將會給你們密集的一個進攻,幾十米的范疇之內,我們寧可被燒掉,或者說我們寧可被你們直接射殺死,但是我們也會集中兵力在第1條線上,第2條線上也就是我們秘密通道的第1條防線,我們這條防線處于永辦公室之內,我們將截斷你們跟外界的一個通道,當你們進來的時候,我們的這個通道自然會有通過一個轟炸的方式進行法,出口給隔斷起來,比如說你們一旦進來之后,進到足夠人馬之后,我們就會有一個秘密通道門直接關閉,也就是說你們已經失去退后的一個機會,確切的說你們失去了一個無極的機會,因為你們想再進來的話,今生不可能,雖然剛才我們跟你進來,是因為我們有意要這樣而為之,但是你們想帶他進來不是那么容易的,除非你們把整個江南客棧的炸毀,但是你們要記住我們江南客棧是用巖石所砌造而成,不是這么輕而簡單的事情,如果你要發出猛烈的攻擊聲音,除非這個城市是不受影響,但是你們想想這個城市怎么能放之讓你們隨意的進行轟炸呢,簡直是不可能的。而且我們的第3條黃線,我們第3條黃線將處于高壓鎮壓,我們有一個秘密高壓的地點對你們進行絕對的一個轟炸,你避開你們后援進來支持的部隊和你們后面進來的人,但是這一點可能不會考慮的到,因為你們首先要通過第2條防線才有可能實施你的第1條防線第3條防線。”

    他所有秘籍很嚴謹的言論,聽得我們一愣一愣的,很多東西我們聽的根本都不是很清楚,不懂,這完全是一個戰爭題材的術語。有些時候我們聽起來話就完全是感覺到好像云里霧里的,大概大概是意思我還是聽得懂的,所以話他說的這么慘不忍睹,聽起來好像很可怕的樣子,完全是一種對我們進行完全的屠殺。

    但是在其中之間我終于發現了其中它的一個弊端,這個弊端是我無意中被找到的,所以話這時候我像一個不講道理的大孩子終于找到了理由。

    我非常興奮的說道:“這簡直是不可能的,你怎么可能會有第3條防線呢,第3條防線的話完全是在高空里面,是高空里面是不存在的,因為你們整個密道的空間這么小,難道還有高空這個地方嗎?就算你們有在這里有高空的第3條防線,但是你們這個軌道或者說你們這個角度根本達不到人,那樣的鬼社交誰也找不到你們根本找不到我們,可能對我們在這條線上沒有進行,對我們絕對的增加,因為你們的角度無法正確的射擊我們。”

    司徒登用非常陰冷的笑說:“你們太自以為是,太自己聰明,太天真了,因為那里已經不用打了,能幾十個號人全部擠在一個狹窄的房間胡同里面砍殺,早就插不進手了,早就是一團亂糟了,你們現在在里面不可能再調整你們的整體的部隊,你們已經完全亂了,在這個黑暗的空間沒有任何賬目,沒有任何一個呼吸空間,你們在黑暗中如何進行調整你們的作戰部隊,這是不可能的,因為已經到了里面你們再進行調整依然不可能,可是你們能在里面能發揮到你們重大的武器嗎,那是不可能的,因為重大武器都需要光明,或者說需要射準住對方的目標,但是你們沒有任何一個參照物體,因為這個房間全是黑暗的,可以按照連你們自己都看不清楚你們自己的伙伴!”

    我非常瞪著他,我的所有兄弟們也瞪著他。

    我們繼續瞪著他,我們不敢相信,我們最難以接受我們就是這樣被擊敗的,而不是被打擊掉的,以后我們的兵力開始進行了大規模的損傷,我們留在這個房間的人數已經很少,在沙盤上,我們已經超過一半數的水均折價,然后剛剛開始這完全是已經損失了一大半,我有些不能接受,我們一開始就開始得到了這個結局。

    小馬六這時候他有些爆發了,爆發喊:“這是不可能的,我會沖上去,我們這所有人就算是被困鎖在這黑暗的小木屋里面,但是我們也不會害怕,就算我們的武器失去了一個瞄準的一個參照物,但是我們手上有刀,我們有劍我們也會沖上去,我們要拿刀就會砍,也砍到你們的防線,我們不罵死了,我們這條命早就不要了,誰死了我就會填上去,我死了我的兄弟們也會填上去,我們難道還不怕你們會把我砍殺完嗎?我們一個個砍殺上去,我們一個個的填補著對方的一個力量,我看你們怎么樣去幫我們消滅完畢!”

    我真的有些低下頭,我覺得我的兄弟們他們已經盡力了,雖然小馬六他這時候已經失控了,他不知道他在吼什么,他扮演這個進攻者的角色,但是他已經盡力去做好這個事情了,他只是不能接受,目前我們開始就開始大傷亡的損兵折將,他的爆發并不是針對任何人,他只是不能接受自己一開始的失敗。

    在這第1關之內,我和我的兄弟們就開始踐行我們的草包的形象。

    “下去。”我的聲音很輕,我不能讓他們知道我現在處于一種憤怒的狀態,我的憤怒有時候我的兄弟們也能看到:“這只是我們暫時第1步失敗,千萬千萬不要氣餒,我們現在馬上就還有第二步的進攻,你現在下去,我會給機會的。”

    兄弟們現在收斂了所有的性子下去,他們都很憤怒,但是沉默的憤怒著。

    那錦堂繼續的作為中間者,他繼續的調節:“現在你們還有一半的兵力已經停留在這個秘密通道里面,你們將怎么接下去,這要看你們怎么發展,你們是決定在這里斷子絕孫的,還是在里面放手一搏,看你們自己。”

    聽完這句話之后,我們很快就調整了狀態,我們覺得雖然我們已經沖進了這個秘密的通道里面,至少我還能和我的兄弟們還留在一起,是沒有失去我們兄弟任何一個人,那我們就會繼續的進行著我們下一步的計劃。
黑龙江福彩20选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