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都市言情 > 甜蜜的冤家 > 第314章 武館
    在我們的討論之下,我們一路的往前開著,我們很快就來到了仁晟社武館。

    那錦堂吩咐把車子停在馬路邊,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這些武場的人,只聽到武館里面一片喊打喊殺的叫喊聲音。總教頭是是一個中年男子,他拎著沉重的一根鐵棒走了的出來,他看到那錦堂就興奮的把鐵棒放在地上,快速的走上前來,對我們恭敬的抱拳:“見過老爺子,見過小老大!今天怎么有空過來?”他憨憨的直笑,看得出是一個沒有過多心計的男人。

    那錦堂抱著他的你發出爽朗的笑聲,有如久別重逢的老友:“阿牛哥,看來寶刀未老啊,怕這對鈴鐺棒有百十斤吧,別閃了腰。”那錦堂故意嚇唬他。

    阿牛大多是很靦腆的說:“哪有這么嚴重的,明天就是武林大賽比賽開始了,我要代表我們風雷堂把狀元給拿回來!”他說的激情蕩漾,目光怔怔,好像獎杯就是他的一樣了。

    話剛落音,從你身后走了三個兄弟,他們首先也是非常恭恭敬敬的的對我們進行抱拳問候,然后到王老爺子給他們點點頭之后。這三個家伙立馬鮮活了起來,他們首先自己開始懟兄弟阿牛。

    其中一個叫做阿勇的人,他對阿牛剛才的話就推翻,毫不客氣:“阿牛哥,這一屆的武林大會非我們乘風堂不可,明天我們絕對不會手下留情,最近我的功力大漲,我查了一下黃歷,明天就是我的封王的好日子。”他有一種自滿自得的開玩笑,迎來了阿牛的不滿。

    阿牛很顯擺的雙手倒踢提出幾百斤的鐵棒,晃蕩蕩的走了兩圈,拉開嗓子大喊:“怎么樣?還有誰?屁大的事還用我還在做嗎?就這樣就會把你們兔崽子嚇尿。”

    我躍躍欲試的看著那根鐵棒,那錦堂好像看出我心思了,他把眉毛一挑,一臉的笑意問道:“你試試?”

    我二話不說走上前拿起那根鐵棒,我做了一個深呼吸,雙手把鐵棒的兩段抓緊,“噗”到底發生了什么?那根鐵棒子在地上好好的一樣,居然紋絲不動!居然實在是太重了,重到超出我的想象,我根本沒有想到他剛才居然鐵棒當成一個玩具甩來甩去。

    那錦堂笑著把我牽回來,鄭重其事的向我介紹:“這根鐵棒大約重300斤,這不是另有幾年的功力就休想他提起一點,只有達到上乘的功力之后,才能把它運用自如。我們這邊阿牛哥教頭,可是從小就開始習武,當年可是拿了總冠軍!大多兄弟非常的佩服阿牛哥,如果用武功第一的自詡也不過分。”

    阿牛哥這個時候反而低調謙虛起來,像個小女生一樣靦腆的擺擺手:“好汗不提當年勇,過獎了,小老大!”他雖然年過五十的樣子,身子倒是略有些發福,笑起來像阿彌陀佛。

    另外一個兄弟阿勇也開心的調侃道:“這次冠軍非我莫屬,原來一直是乘風堂的優勢,現在風水輪流轉,現在也輪到我們能拿到這個冠軍的實力,明天要讓大家開開眼界,該我們雷峰塔顯威風啊!”當然他只是調侃,看他并沒有太多的惡意,兄弟們這樣,自得其樂也是一種樂趣。

    我看著阿牛哥于是拍拍他的肩膀,仰頭哈哈大笑:“小兄弟,是驢是馬,明天拉出來遛遛就行了,你們年輕人該是你的出頭之日到了。但是可得先給我阿牛這一關,我手下幾個兄弟,可我也不是吃素的。”

    場面倒是一派其樂融融的狀態,十幾個兄弟們都把我們聚在一起,開心大聲的很,王老爺手一揮,場上的所有兄弟頓時鴉雀無聲,他們懷著無限的尊敬的望著王老爺子,滿臉是五體投地的尊重,當然這種眼神也是對著那錦堂。

    我是第一次看到王老爺子跟最下面的人打交道,我看得出他們對他是一種尊敬和畏懼。

    王老爺子清了一下喉嚨,說話說得鏗鏘有力:“各位兄弟,傳承武俠之精神一直是我們仁晟社的最核心價值之一,天下興亡,匹夫有責。如果沒有一個好的身體,拖著病弱之軀,如何去打一片江山?明天就是我們舉辦的武林大會,希望大家拿出十八般武藝,這次誰得到武狀元的殊榮,不僅有獎杯在身,還有一份特別驚喜的禮物!希望大家再接再厲,傳承武俠精神!”

    老爺子的話剛落音,旁邊的兄弟們都開始嘰嘰喳喳的討論著,他們討論的過多是很興奮的“關于神秘禮物”的問題。

    終于有一個小兄弟控制不住,伸手王老爺子提問,在得到王老爺子了點頭允許下,這位小兄弟并沒有太多的害羞,直接說道:“老爺子,什么神秘的禮物?我們最大心愿就是由您給我們親手給我們披紅掛彩,那真是好不威風哦。現在居然還有個神秘禮物?明天我一定要大發神功,一定要勇奪狀元!”

    他這邊肯定說話,引來眾多兄弟對他狂轟亂炸的一片噓聲。

    “你就吹牛吧,上次那是我手下敗將呢。”

    “是我是我就是我,我暑五寒九,365天從來沒有斷過一天,明天我要好好的意思給你們看看什么叫做狀元的威風!”

    “你也是個吹牛,在我面前還敢吹。”

    “王老爺子,明天一定是我的,你好好的看看我的表現吧。”

    這幫兄弟們嘰嘰喳喳的在討論著這個事情,大多誰都不服誰,大多都是一副志在必得的雄心勃勃、意氣風發的樣子。

    我心里暗暗的在笑著,這是我突然看到了阿五驢和油四雞他們也過來了,而且混跡在兄弟們中,他們兩個朝我做了鬼臉,得意洋洋的樣子。他們兩個擠過人群來到我身邊,一臉迫不及待的說道:“貓大,你終于回來了!”看到有油四雞的樣子,我心里倒是有莫名的一絲感動。

    我把他們兩個拉到一旁,他們兩個臉上散發出驕傲的光潔,特別是油四雞,一副油嘴滑舌的樣子,積極的做些邀功的話動作,只見他舉起他的瘦弱的左手臂,洋洋得意的顯擺道:“貓大,我跟阿五驢參加其實武林大會比賽,我們還說打贏了他們之后,也混個十三太保的名聲,混不進,至少混個二十太保也可以。從此以后我們來保護你了,誰膽敢再動我們一下,我絕對不會客氣的。”

    阿五驢用手臂擋過油四雞,擠到我的面前,也是迫不及待的邀功的,看他表情對油四雞有一絲的嫌棄,她把她瘦弱的胸脯一挺,挺拔得像個發條的圓規,故意在我面前走了幾步,擺出了一個練家子之勢,馬步扎的忒夸張,,屁~高高撅起,好像自己就是一個武林高手。大言不慚的夸獎自己:“放心吧,貓大,明天的武林大會,我們兄弟倆絕對拿名次,總不能丟了你那么大的臉。別人問我們是什么隊的時候,我們驕傲的大聲喊是敢死隊!”

    “噗-”我聽到這個隊名的時候,再也忍不住了向他吐了一下,同時,給順手給他們兩個的豬腦袋各一巴掌:“你們幾斤幾兩我還不知道?你們發暈的腦袋去參加這個,豈不是要明天給別人碾壓致殘,被別人打成豬頭的時候,可千萬不要說認識我,我可不認識你們兩個小豬頭。”

    兩個人也開玩笑哈哈大笑,他們快樂心情也同時感染了我。我對這兩個人是太有了解了,哪怕就是把人燒成灰,我也知道他們本性不改。這兩個人幾乎是沒有頭腦的快樂,他們可能并不了解參加這些人比賽人的身手,可能僅僅是因為好玩取樂,好玩快樂是他們的全部身家。

    我望著他們兩個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不輕不重的給他們兩個各踢了一腿:“你們來這里練習,有誰教過你嗎?需不需要我幫忙的,主要擔心你明天你們被別人秒成渣。”

    看著兩個自家兄弟,既然他們要參加了,作為老大的我還是要鼎力支持一下,也算是對他們的表示。

    兩個傻蛋傻乎乎的笑著,阿五驢說道:“當初這件事有通報的時候,我們就拜了阿牛哥為師傅,現在我們在他手下學著。”他悄悄的用手指向阿牛哥,他不敢明目張膽的說出來,嚴師出高徒。至少目前他對阿牛哥是懼怕和很尊敬的。

    我點了點頭,這下我心里有些放松下來,他們兩個熊蛋,有人在阿牛哥的指導下那當然會更好,學個一招半式的也也能讓自己得到自我保護。

    我繼續問著他哥倆,因為這個問題也在我腦海里很困惑,我急需知道他們是如何想的,一臉輕松的問:“你們知道這個獲獎的狀元的獎狀是什么?你們想到過沒有,你能參加這次比賽是為了什么?”

    果然不愧是我跟我從小長大了兄弟,油四雞發言不在我想象之內:“我當然知道了,聽說每一年的狀元就會得到一個獎杯,王老爺子親自給披紅掛彩,這一個瞬間可威風了!我做夢都想要這一天,以后油四雞也有光宗耀祖等那么一天,我油四雞再也不是被別人欺凌的對象!哈哈,輪到我欺負別人了!又走哪里哪里,我都要把這個大紅花掛在胸前,誰敢對我不服的話,我將用我的拳頭來說話。從此混走江湖,我帶領兄弟們一起吃香喝辣。”

    他說到這話的時候,好像有意識到有些錯誤,特別是看到我一臉無語的樣子,可能覺得自己的表演已經有點過了,立馬求生**極重,快速剎住車,一臉的狗腿這表情笑嘻嘻的看著我:“在貓大的帶領下,我爭取做到貓大的左膀右臂,替老大分憂解難,絕對對老大服從命令,嘻嘻……”

    我有點一臉黑線的望著他,但是他說完立馬得到來自油四雞的攻擊,油四周一把把他推到一邊,迫不及待的回答:“聽說得了武狀員之后,咱也許能掙更多錢,有了錢我們不是生活的更好,我有錢都可以討媳婦了,是我要拼一下。”他說的非常實際。

    順著他的話,我拋出一個問題:“如果你們贏了,選擇一堆的錢還是一個明晃晃的獎杯?”

    油四雞沉思了一下,但是他立馬發現出話中的漏洞:“我敢肯定銅牌一定是金的,對吧!肯定很重要吶,所以我肯定是是選擇金燦燦的獎杯,這當然也可以當錢來用,對吧!”

    我毫不猶豫的扇了他一下的腦袋:“講什么屁話呢,選擇獎杯是沒有錢!”

    “嗯嗯嗯……那那我還是選擇錢吧。”油四雞有些不舍把你舉旗不定,無法作出判斷的時候,遵從內心的最直接的感覺。

    阿五驢也在旁邊同時喊道:“你這個傻笨蛋,你還不餓得夠怕,沒錢沒米沒油沒茶夠喝一壺的。肯定是要錢噻!”

    他們兩個給出了答案,確實是我和他們人性中的一部分。兩個笨蛋沒有太多的好高騖遠,注重現實和實際是他們存活下來的對經歷經驗,他們和我一樣對餓肚子有種天生的恐懼。

    “天下興亡,匹夫有責?”我拋出了一個那錦堂的觀點。

    “啥?啥叫有責?”

    “天下跟我們有關嗎?我們能當大官嗎?”

    兩個蠢貨果然不負我的期待,大字不識兩個,讓他們去談天下和去挑糞兩個問題來做選擇的話,我看了百分之百堅定的去選擇去挑糞。想要期待他們一下從漁民變成愚民,短時間之內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不知道何時何地,那錦堂和老爺子已經站在我的身邊。看來他已經聽到我們剛才的對話,我向他們兩個挑了下眉,言下之意是:我是個兩個兄弟說的都可是大實話,給他們披紅掛彩是一件好事情,但是要他們在金錢方面進行選擇,我猜想他們一定會選擇金錢。

    兩個蠢蛋在王老爺子和那錦堂面前有些放不開,他們有點擔心自己說錯話了,抓著腦袋喃喃自語不敢再亂多說。即便王老爺子對他們這幫兄弟們也算是厚愛有加。

    但是我又拋出另外一個問題,問題是簡單化的理解:“如果我們受到別人的打架,有人闖進我們家里面來的時候,我們該不該打?我們該如何去打?”
黑龙江福彩20选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