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巨變 > 第724章 很有困難
    當聽說胡建強在要開村民大會的前一天就離開杜格,不在黃泥村,吳蹈輝就感到意外和高興。

    他意外的是,胡建強會在這個時間點離開,按理說,村里面要開會罷免他了,他應該留在村里面才對。

    至于胡建強為何要在這個時間逃跑,吳蹈輝并不知道,他不相信胡銘晨是怕了所以自己走開。

    吳蹈輝自己雖然做了很多工作,耍了很多腦筋,但是他根本就沒有必勝的把握。畢竟胡建強家在村里和鄉里都實力強大,很有錢。而且,他畢竟組織村里面修了一條路,還捐資建了一座橋,解決了黃泥村與外界鏈接的交通大問題。就這一點,村里面就有不少人對他是咱家贊賞和認可。

    此次村里開會罷免胡建強,不可能再想上次選舉的時候那樣,幾個代表就解決。罷免比選舉要慎重得多,需要擴大代表性,因此這一次各個組有十個人可以參加開會,四十幾個人,吳蹈輝并不敢保證誰會選擇他,上次八個人他都不能完全搞定,何況四十人。

    但是胡建強選擇了離開,不參與這次開會,吳蹈輝就真高興了,這樣的話,會場就可以任由他們操作,并且胡建強也失去了辯解的機會。

    上次開代表會,胡建強分析的那些因素,對不少村里人還是很有殺傷力和影響力的。

    為了將胡建強給罷免下去,此次村里開大會,唐智良竟然親自到場。

    在會上,唐智良說了很多話,將鄉里面組織的這次統一栽種行動說得天花亂墜,就好像,要是村里面的人不參與,不支持,不配合,他們就會注定繼續貧窮一下一樣。

    甚至還有更過分的,唐智良帶去的人竟然在會場上說,要是黃泥村的人不配合統一行動,那么鄉里面就會暫停對村里的幫助,甚至村里人到鄉里去辦事,鄉里面有可能會選擇不辦。

    反正你們村里人不聽招呼,那鄉里面也就反過來不配合。

    胡建強不在,群龍無首,就連胡建軍幫著說幾句話,也顯得底氣不是那么的足。

    最終不出意外,大伙投票,胡建強被微弱的劣勢罷免了。三組的人絕大多數還是偏向胡建強的,而一組和四組,也有一些人就算這樣,也還認可胡建強。

    開過會后,胡建軍就第一時間給胡建強打電話。

    “三弟啊,你知不知道,你的村主任當不成了,剛剛開會,你被罷免了。”

    “免了就免了,意料中的事情,不當就是了,不當我也不會餓死。”胡建強雖說結果在他意料之中,可是當結果出來,他言語中還是顯得有些失落。

    “我就搞不懂,你怎么就不多呆兩天,今天要是你在的話,說不好你就抱住位置了。你不知道,為了將你搞下去,那個唐智良和吳蹈輝什么話都敢說,什么小手段都敢耍。”胡建軍替兄弟惋惜道。

    “我現在人在省城,這邊的事情,重要得多,一天都不能多呆。他們要搞,就讓他們搞就是了,他們愿意栽就栽。”

    “那我們三組栽不栽啊?現在大家很為難啊。”胡建軍問道。

    “這個......我也說不好,我是偏向不栽的,那完全就是賠本賣吆喝。不過為了讓大家不為難,熬不過的話就栽吧,到時候真不行的話,我們的超市可以幫大家一把。”胡建強在電話中道。

    興盛超市現在除了杜格店,已經發展出了八家店,已經算是一個很有實力的銷售渠道。幫助全鄉賣柑橘的話,不可能,也不現實,但是要幫三組一個組來銷售的話,還是沒有什么問題的。

    畢竟興盛超市還在發展擴大,而那些柑橘樹要兩年后才能結果上市。到時候興盛超市的銷售能力只會更強。

    “也是哦,那我就給大家說,想栽就栽吧,免得被上面刁難,賣不出去的話,我們幫著賣。”

    “行,行,二哥,你看著辦吧,有什么事拿不準的,你問小晨就是,不和你說了,領導來了,我得馬上過去。”電話那頭的胡建強急匆匆的說道。

    胡建強嘴巴里所說的領導,其實只是規劃局的一個科長而已,可人家畢竟是省城重要單位的科級干部,胡建強不能怠慢。

    胡建強與吳懷思一到省城,就立刻聯系人,他們以前在鎮南收購朝陽巷的時候,也認識了一些人,先通過這些人探探路,最好是遇到能幫忙的貴人,可以給他們將變更給辦下來。

    市里面的大領導此時忙成了一鍋粥,討論來討論去,只有臨時征用市教育局的辦公樓,教育局則搬去和文化局一同辦公。

    光布置辦公室,人員移動,這就得起碼好幾天的時間。即便這是教育局的辦公樓,等市府進駐之后,也會掛上市府的牌子,教育局的牌子則摘下來帶走。

    教育局和文化局,相對來說屬于比較清水的衙門,話語權不大,要征用,首選就是他們。當然,也還有更清水的衙門,例如檔案局什么的,可是那種單位的辦公條件更加寒酸,入不了領導們的法眼。

    教育局的辦公樓新建沒多久,辦公室也多,會議室和食堂也都有,樓下還有停車場,市府辦進去,擠是擠了點,但是臨時用個一年半載,問題不大。

    胡建強他們在省城跑了一個多星期,人見了不少,飯更是每天換著酒店吃,可是事情的進展不大。雖然不少人酒后拍著胸脯打包票,但是沒有一句是從關鍵領導的嘴里蹦出來,根本當不得真。

    吳懷思在這其中是很賣力很出力的,他把所有可以利用的同學朋友關系都找了,甚至還找了他在朗州大學讀書時的老師,請老師幫忙介紹關系。

    “胡總,我們不能再這么耗下去了,在這么耗下去,很難有結果。那些人,一個個油嘴滑舌,吃吃喝喝的時候,一個個豪言壯語,可是第二天再去找,卻又推推托托,各種理由一大堆。”吃了一頓午餐后回到辦公室,吳懷思洗了一把臉,讓腦子清醒了一點,坐在胡建強的對面道。

    中午這頓飯,四個人喝了兩瓶半茅臺,胡建強和吳懷思沒有醉,但還是有些酒勁上頭。

    “那怎么辦?要是像他們有些人說的,一切按照程序來的話,得猴年馬月了。”胡建強靠在椅子上,揉著太陽穴道。

    以前這種大事,那都是胡銘晨自己親自出馬解決,比如銀行貸款什么的,可是現在胡銘晨忙著考試,要他胡建強自己沖在前面,他就能切身感受這種解決問題的困難了。

    平時看胡銘晨干起來,輕輕松松就解決了,等自己親自出馬,才千難萬難。

    “那有什么辦法,我們吃飯請了,喝酒請了,就連禮物也送出去了不少,幾萬塊已經花完,而且該托的人該找的人也找了......要不,我們就找馬世文看看,之前我就給胡先生提到過,他是同意的啊。”吳懷思訴苦訴著訴著又再次提到了馬世文。

    為何說再次,那是因為之前吳懷思就建議過招馬世文看看,但是胡建強給拒絕了,他就是想憑自己的本事將這件事辦下來,證明一下自己的能力。

    胡建強要自己辦,吳懷思也就只有跟隨,能夠不委托人,那是最好,沒有誰一開始就愿意依賴別人。

    現在嘗試過了,還是一無所獲,吳懷思又一次提起了這個話茬。

    這回胡建強沒有馬上開口拒絕。

    “我就怕他也搞不定,馬世文是有些本事,可做的也就是些小生意......”

    “胡總,不管搞不搞得定,咱們可以試試,時間留給我們的不多了,死馬當活馬醫嘛,萬一要是成了呢。如果我們不盡快做變更,做出開發的架勢,到時候市府找我們征地,就麻煩了。我們隨隨便便也許就損失幾千萬呢,這個地方實在太好了,市中心的中心。”吳懷思游說鼓勵道。

    “那好吧,你約一下馬世文,我們與他見個面聊一下,他要是真行,就請他做。”聽吳懷思這樣一說,胡建強嘆了一口氣同意了。

    胡建強有點誤解了能力的范圍,所謂的能力,就是只要將事情給辦下來,那就是能力。至于事情是怎么辦的,其實是其次。能力也包含對各種人際關系和資源的利用,如果有現成的人脈和資源不用,那不是能力,是傻子和白癡。

    胡銘晨每次辦事,也都是盡可能的利用各種可供使用的因素,而不是非得自己獨立完成。

    吳懷思約馬世文見面,馬世文不假思索就給予答應。

    自從遇到了胡銘晨他們,馬世文的事業也走上了快車道,以前他賺的都是辛苦錢,可是遇到胡銘晨他們后,接連做成了兩筆生意,比他過去兩三年賺的都多。

    能有繼續與興盛公司這邊合作的機會,馬世文是十分樂意的,胡銘晨他們很講誠意,給錢爽快大方,不拖泥帶水。

    這回是吳懷思主動打電話約,可是見面的時候是馬世文請客吃飯。

    我們的飯桌文化就是這樣的,似乎有什么事,都要拿在飯桌上來談,好像不這樣就不好繼續下去一樣。
黑龙江福彩20选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