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都市言情 > 古董商的尋寶之旅 > 第1780章 去賺大錢
    “繳槍不殺,我們優待俘虜!”,參加過對越自衛還擊戰和兩山輪戰的兄弟姐妹們,對這句話的越南語發音估計都會記住很多年。

    當初的必學內容,戰前、戰時分發的小冊子里有,其它短句的發音記不住沒問題,這句是都得牢牢記在心里的,抓俘虜的時候要用。

    至于對關老大、吳偉這類常常要深入敵境執行任務,甚至執行化妝偵查任務的伙計而言,需要掌握的越南語更多。

    兩人隨意用越南語交談了幾句,錯不了,關興權如今百分之八百能夠確定吳偉的前偵察兵身份越南語說得比自個還好,那會除了偵察兵和翻譯之外,鬼才會有興趣去學那么多的猴子話,記住一兩句最重要的就夠了。

    除了極少數情況,死猴子才是最好的猴子。

    關興權會說越南話,但終究距離的時間長了,而且他那個身材當初在叢林里就算執行化妝任務,也輪不到他直接穿著平民服裝去猴子打交道。

    個子太大,在猴子中間一出現...

    亮如太陽!

    倒是像吳偉這樣一米七掛零的,在越南雖也屬于大個子,但怎么著也不算特別礙眼。

    之前帕維爾-科舍沃伊就陪著兩個女人看鞋子,沒去過多關注關興權這邊的事。

    這會在店內一頭聽到頓“嘰里呱啦”的猴子話,隨口一句:“vit nammun chin u mnh m, vàtrong tay anhtr thànhthng h。”

    臥-槽,這邊兩人一愣神,都只聽懂了個大概!

    特別是吳偉,他是怎么也沒想到一個胖乎乎的中老年白人嘴里能蹦出如此流利的一串越南語。

    這里可是意大利,他瞬間都有點空間錯亂的感覺。

    看到兩人的反應,帕維爾露著一副鄰家好大爺的表情,就知道自己語速太快,這兩位沒全聽懂,笑呵呵地換成漢語道:“我說越軍的作戰意志還是非常強的。

    不容易呀,也只有在你們手里給揍成跳梁小丑。

    二十多年了,那時候我在越南住過一大段時間,基本上在河內。那些越南人從45年開始,差不多打了三代人的仗,比阿富汗的那幫家伙還要難對付。

    打一輩子的軍人難對付,他們是三代人,比猴子還精,真正的叢林戰專家。

    蘇聯和華夏還當了他們那么多年的老師,美軍都吃大虧,也只有華夏軍隊有實力,也實際上做到教這幫叢林戰專家怎么做人。”

    說到這,帕維爾又感慨了一句:“換成蘇軍也不行,叢林是地獄,真正的地獄,該死的!”

    說完,很瀟灑的不再理會關興權兩人,而是繼續給挑鞋子的阿爾賓娜當參謀。

    越軍真是猴子嗎?

    戰略上可以藐視這個對手,可戰術上你如果敢于這么干,那就想想當年美國人的遭遇!

    這幫猴子只會打打游擊戰?不敢硬碰硬?

    這幫叢林猴子硬-起來,照樣讓會你抓狂!

    關興權記憶中有這么一次戰斗那是在84年,六個越軍步兵團夜間強攻老山一處陣地,上頭是咱華夏的一個步兵團守衛。

    如果不是前期情報工作做得好,提前知曉了越軍動向,那回守陣地的那個步兵團就算不被徹底包了餃子,那也得損失慘重!

    感謝偵查,我方有時間調動集結兩個軍直屬重炮團,在戰斗打響時采取近乎不間斷的最猛烈遮斷式炮擊,用重炮炮彈為步兵陣地提供了三道死亡防線。

    就這樣,最終都有大量越軍沖到步兵陣地前!

    這樣的越軍是搞笑的猴子?

    他們的戰斗意志比猛虎還兇殘!

    當年就一夜世間,能統計的數字是越軍報銷了大約三千多,無法統計的是如今只要一下大雨,陣地對面這一路的山坡上都還會到處沖出骷髏、骨頭。

    主峰在對方手里,頂著兩個軍屬重炮團精確的遠程遮斷式炮擊還能強攻,有幾個國家的軍隊干得出來?

    他們傻嗎?

    明知知道會被殺傷力恐怖的152、130炮彈炸得粉身碎骨,還那樣集群式沖鋒?

    只能那么干,因為沒有其他辦法,而且那處陣地極其重要,只能用這種方式才有攻占的可能性。

    關老大在戰術上從來沒藐視過越軍,誰藐視誰傻蛋。

    別小看越南猴子!

    這頭吳偉以略帶驚奇的眼神看了幾眼帕維爾:今天情況特殊,他沒上去介紹店里的貨物顧客給自己的驚喜已經夠多了。

    “不要奇怪,他以前是蘇軍軍官,去過越南很正常...”關興權沒順著這個話題繼續往下說,也沒提帕維爾曾經是個克格勃,還是個將軍,犯不著。

    “對了,越南語在公司里基本沒用,公司里也沒一個越南猴子,我是說安保公司這一塊。

    咱也不叫雇傭兵,其中一塊如今流行叫安保承包商,在米蘭那就有分公司。

    這類主要負責安保工作,有給富豪當保鏢的,也有負責各大公司安全的,比如負責一些非安全地區礦場、企業安全。

    在非洲打仗的那些叫軍事承包商,這部分倒是和傳統的雇傭兵差不多。

    想要加入我們公司,現在你有三種選擇。

    第一個最簡單,最符合符合你的語言條件。

    我給你個地址,過幾天帶上你的綠卡去米蘭,那邊的人會送你去接受短期培訓,以后就在意大利范圍內當普通的安全承包商。

    我安排的人,這個一年收入多得可能沒有,四五萬美刀問題不大,危險性也小,就是個平常的工作,但有點浪費你的自身條件。

    第二個選擇略微麻煩些,得經過至少小半年培訓,還得經過公司嚴格的審查。

    咱在國內也有關系,要調查你的老底很簡單,上查三代都是小意思。

    之后大部分時間會在法國南部地區,任務范圍為歐洲和非洲法語區,年薪稅后十萬美刀打底...

    你別高興,這個選擇運氣好的時候一年賺個幾十萬美刀也不奇怪,但危險性大得多,嘴巴更要嚴,做的活有些是不大上不了臺面的!

    當然,大部分時候你還是可以像個普通人那樣生活,平時喝喝咖啡、釣釣魚,有任務時換個狀態就行。

    要是選擇了這個,萬一泄露了不該泄露的東西,丑話說前頭,后果會非常嚴重!

    第三個選擇說簡單也簡單,說麻煩也麻煩,你先得學點也英文,日常用語那種就行,然后派去非洲。

    到了那當教員還是軍事承包商都由公司安排,不是當礦場安保就是去打仗,收入你這能耐的也是十萬美刀打底。

    幾種工作一開始都是五年一簽,五年后看狀態,身體素質差了的一般會換崗,只要別自己作死把自己身體搞垮了或違反公司規定,年紀大了后給公司礦場或者富豪看大門,當武裝司機什么的,干到五十幾歲沒問題。

    至于玩命的活,公司里有極少數人四、五十還在干,我看你小子到那時候這點體能還是會有的。

    這有點像英國佬的特種兵,爺爺輩的都有,就看自身狀態保持得怎么樣。

    干滿十五年以上,除了第一種,相信我,退休金就夠你在歐洲過上還算體面的中產階級生活。

    至于第一種,25年工齡的退休金也夠了,不算你自個存的薪水。”

    聽到這,吳偉思考了一下,看了店內另一邊的帕維爾等人,問道:“像那位那樣的呢?”

    關興權笑笑,用溫州話道:“他們的活你或許能干,也可能干不了,就是想干,那也得接受長時間的訓練和審查。

    最重要的一點,他們的生命很多時候就不是屬于自己的,你希望這樣?

    對你而言,第一種當普通安保人員太浪費,我建議你要是有信心、膽子夠大,而且自家底子清白,那就從第二種干起,在公司內部也比較有發展空間。

    還有,有錢了之后就去找個老婆,早點生孩子,那樣能得到更高收入的工作也不一定...”

    吳偉腦子一點不笨,不會想不明白為什么“老婆、孩子”和高收入之間會有聯系。

    無恒產者無恒心,這個道理他懂,更懂得有牽掛的人才靠得住!

    “關哥,我選第二種!我要賺大錢,讓家里人過上真正的好日子!”

    “正確的選擇。”

    說著,關興權突然起身上前一手搭上吳偉的肩膀,一發力就要將其掀翻,而后者條件反射一般要錯開,而且還成功了。

    “上手試試!”

    繼續欺身上前,“嘭、嘭、嘭”幾下,兩人已經交手好幾個來回。

    吳偉一開始只是下意識的做出防御架勢,沒更一步的動作。

    聽到關興權的話后,倒還試著想近身放倒關老大,但結果差點把自己給撂倒。

    “不錯,連隊里的路數沒拉下,現在我徹底信了你是個偵察兵!

    到時候多再學點英語,有的是賺大錢的機會。”

    停手,很滿意。

    剛剛關興權略微收力了的,不然不可能處于玩命狀態下吳偉早就該趴下了,但就算如此,這個吳偉也已經很不錯。

    “太空游客”又不會搶他的皮具店,玩什么命呀。

    重要的是:關興權已經試出,吳偉帶著濃重的華夏偵察兵徒手格斗的路數,還是高手中的高手,不比單個的姜望峰、望秋兄弟差到哪里去。
黑龙江福彩20选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