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穿越時空 > 大魏宮廷 > 第528章:刀劍禁令
    三千三百名商水軍士卒,在巫馬焦的率領下,不費吹灰之力進入了陽夏縣城。雅文8  w-w`w-.=y-a-w-e·n=8`.com

    在進入縣城后,按照趙弘潤的命令,巫馬焦迅速分兵前往東、南、北三處城門,正式接管了陽夏縣的城防。

    隨即,巫馬焦在東南西北各城門分別留駐了五百兵,并派了四名千人將把守。

    在做完的這些部署后,巫馬焦率領剩下的一千三百名商水軍,迅速控制了該縣的兵備庫與錢糧庫,待兩庫到手后,又順勢接管了駐所,并派出巡邏全城的士卒。

    而在此期間,城內的縣兵無不投降。

    不可否認,這些縣兵中混有許多陽夏隱賊,但絕大多數的縣兵,卻只是當地平民出身的鄉勇而已,如何膽敢抗拒商水軍的命令?

    要知道,商水軍那可是經兵部批注、擁有正式番號的軍隊,也屬于是駐防軍,比起縣兵這種負責該縣治安的隊伍,等級可不知高上一星半點。

    更何況,商水軍還抬出了肅王弘潤的王號,誰敢造次?

    于是,城內的縣兵皆被商水軍收繳了兵器,被勒令歸家,而其中,有些隱賊嫌疑的縣兵,則被商水軍士卒當場拿下。

    至于城內的眾多士館,以及那些士館內的游俠們,眾商水軍士卒暫時并未動他們。

    針對這件事,趙弘潤做了一番考量,他本來打算將城內眾多的游俠驅趕出城,畢竟這樣一來,陽夏隱賊的勢力就會得到顯著的削弱。

    可問題就在于,放任這幫無所事事的游俠,放任這幫亡命之徒離開陽夏,這真的合適么?

    想想也知道,一旦這些游俠被驅逐出陽夏,這幫人勢必會往圉縣、鄢陵這些周邊縣城跑,勢必會給周邊縣城帶來治安方面的負面影響,使混亂擴散。

    與其如此,還不如暫時先將這些游俠關在陽夏,盡可能地將混亂限制在陽夏縣。

    不過這樣一來,也使得商水軍的處境變得比較危險,因為誰也不能保證這些游俠在自由受到限制后,會不會協助陽夏隱賊勢力,攻擊商水軍。

    思前想后,趙弘潤想出了一個折中的辦法:兵器管制。

    兵器管制,即沒收那些游俠的兵器,一旦那些游俠失去了兵器,他們對商水軍的威脅自然會大大減少。

    可惜被商水軍控制的錢糧庫內,銅錢、金銀等財帛并不多,否則,趙弘潤會選擇用一種更為懷柔的辦法,比如,用錢去買游俠們手中的兵器,如此一來,游俠們雖然被收繳了兵器,但因為得到了一筆錢,這股不滿情緒就會得到有效的遏制。

    只可惜,陽夏縣的錢糧庫內,不能說空空如也,但是實在不足以從全城內那么多的游俠手中買得兵器。

    在這種情況下,即便趙弘潤明知強行收繳游俠們的兵器會引起這些人的怨憤,亦不得不這樣做。

    畢竟收繳游俠們手中的兵器再是兇險,也比放任他們繼續手持兵器要安全地多。

    而在接到這道命令后,才剛剛進駐陽夏縣不久的商水軍,顧不上吃晚飯便開始行動起來。

    這次行動的主要負責人,仍然是巫馬焦以及衛驕、呂牧等宗衛們,倒不是趙弘潤不信任巫馬焦,只不過他擔心巫馬焦會成為陽夏隱賊憤而暗殺的目標,因此叫衛驕、呂牧等人保護著他。

    畢竟巫馬焦雖說曾經也是兩千人將,但個人武藝比起宗衛們來說,還是遜色許多的,趙弘潤可不希望這位雖然沒多大本事但卻忠心耿耿的大將白白犧牲在陽夏縣。

    當一隊隊衣甲齊備的商水軍士卒從街上走過時,往來的當地平民紛紛避退,神色略有些惶恐不安,平民在面對軍隊時,總是會有這種不安的情緒,尤其是當他們清楚這支軍隊究竟要做什么的情況下。

    不過讓街道上來往平民詫異的是,那些商水軍士卒就跟沒瞧見他們似的,自顧自走在街道上,一直走到一間士館門前,這才停住了腳步。>﹍雅﹏文吧  w-w·w`.-y=a`w-e·n8.com

    巫馬焦轉頭望向宗衛衛驕,向后者請示。

    按理來說,巫馬焦身為一位執掌商水軍的大將,并不需要向衛驕請示,可誰讓衛驕等人是趙弘潤身邊的宗衛呢。

    不過衛驕也知道分寸,并沒有仗著是趙弘潤身邊的宗衛就對巫馬焦呼來喝去,反而是抬了抬手,示意巫馬焦來下令。

    這種禮遇,讓巫馬焦對衛驕的感覺頗好。

    “來人,叫館內的主事出來!”

    一聲令下,巫馬焦身后的親衛中,走出一名親衛將,邁上臺階,用手中的劍鞘敲了敲士館敞開的門戶。

    “梆梆梆——”

    此時在這間士館內,有許多游俠正在吃飯,忽然瞧見士館外出現了許多軍卒,臉上露出幾許驚愕與不安。

    “館內誰是主事者?出來!”那名親衛將高聲喝道。

    士館內一片寂靜,良久,有一名看起來三四十歲的精壯男子徐徐走了出來,邁步走出門檻,神色不定地瞧著士館外的那一干商水軍士卒,拱手抱拳說道:“諸位軍爺,不知有何貴干?”

    巫馬焦策馬上前了兩步,沉聲說道:“奉肅王之令,對此縣城施行刀劍禁令,任何人不得隨身攜帶兵器。”

    說罷,隨著他一揮手,一名百人將帶著一隊商水軍士卒沖入了士館。

    只見這隊商水軍士卒在沖入士館后,也不理睬那些正在吃飯的游俠,只要是被他們看到有兵器,一概沒收。

    見此,有一名游俠勃然大怒,一把抓住了被一名商水收去的兵器,怒聲質問道:“你要做什么呢?”

    只見那名商水軍士卒重復了一遍巫馬焦的話,隨即冷冷喝道:“松手!”

    那名游俠憋得面色通紅,死死拽著自己的兵器不放。

    見此,不遠處那名百人將當即下令道:“拿下!”

    話音剛落,附近的商水軍士卒紛紛朝著那名游俠而去,強行將對方制服。

    瞧見這一幕,士館內的眾游俠們不約而同地站了起來,一個個手持利刃,面露兇悍之色。

    而就在這時,士館外又涌入一隊商水軍士卒,一個個手持手弩,對準了那些游俠們。

    游俠們雖然多是以刀劍作為武器,但也曉得軍隊式的手弩的厲害,遂沒有人膽敢動彈。

    見此,那名百人將揮了揮手,下令道:“收繳兵器。”

    那第一隊商水軍士卒,迅速將眾游俠們隨身所攜帶的兵器給收繳了。

    期間,有一名游俠不忿于自己的兵器被軍隊所奪,與一名商水軍士卒廝打起來,扭打之際,他憤怒地抽出了兵刃。

    可還沒等他拔除兵刃對那名摔倒在地的商水軍士卒做了些什么,那一隊商水軍弩手,便有十幾人扣下了手弩的扳機。

    只聽噗噗幾聲,那名游俠身中數箭,睜著眼睛一臉不敢置信地倒了下去。

    士館內的眾游俠們頓時嘩然,他們不敢置信地看著商水軍,怎么也不敢相信這隊軍卒居然真的敢當街殺人。

    而就在這時,那名百人將環視了一眼,冷冷說道:“以為我商水軍是在跟你們鬧得玩么?!……謹遵肅王之令,拒不上繳兵械者,視同襲擊我商水軍,就地格殺!……給我乖乖退到墻角去!”

    聽聞此言,再看看那具游俠的尸體,士館內眾游俠面色發青發白,在許多手弩的威脅下,只能乖乖退到墻角,眼睜睜看著商水軍士卒們將他們的兵器收繳。

    而此時,士館的二樓涌下一大幫手持利刃的精壯男子,一個個五大三粗。

    “那是你的人?”

    宗衛衛驕瞥了一眼身邊不遠處那名面色有些難看的士館主事,冷冷說道:“叫他們交出兵械。”

    只見那名士館主事回頭望了一眼士館外眾多商水軍士卒,當即沖著那些手持利刃的精壯男子喊道:“你們要做什么?!……放下兵器!”

    那一干精壯男子面面相覷,最終都丟下了手中的兵器。

    衛驕瞥了一眼那名士館干事,淡淡說道:“請允許我軍在貴館搜查一番,肅王有令,民間任何兵器都必須上繳。”

    那名士館干事眼中閃過幾絲慍色,但終歸沒敢發作,強忍著怒氣說道:“請便。”

    話音剛落,就聽衛驕下令道:“搜!”

    聽聞此言,眾商水軍涌上士館的二樓,到處翻箱倒柜,將所有看到的兵器以及疑似兵器的物件全部帶走。

    而在這間士館的斜對面,還有一間士館,在其門前,今日與趙弘潤有過一番交談的游馬,正皺著眉頭,靜靜地看著這一幕。

    不是說要一個月之后么?怎么突然……呵,用緩兵之計穩住我等,隨后驟然發難?

    由于不清楚趙弘潤為何會改變主意,游馬感覺自己被欺騙了,因為他本來還覺得陽夏隱賊與那位肅王殿下之間應該還存在著回旋余地,因此,他在趙弘潤離開后聯絡了邑丘眾,準備與后者商量一個解決辦法。

    可沒想到,那位肅王殿下卻突然與他們撕破了臉皮,企圖用這種強硬手段來收回陽夏,并且鎮壓陽夏縣的隱賊勢力。

    好一招先下手為強,好一個肅王……

    游馬眼睛瞇了瞇,也不知再想些什么。

    而此時,那些商水軍士卒們已經對那間士館搜查完畢,轉移到了游馬這邊。

    見此,游馬喚來一名館內的弟兄,吩咐他道:“叫兄弟們交出兵器、不許反抗。”

    “是。”

    片刻之后,商水軍士卒們便搜查了游馬的士館,從館內搜出許多刀劍兵刃。

    望著士館外那一干神情肅穆的商水軍士卒,游馬心下暗自嘆了口氣。

    肅王啊肅王,你這樣做,豈非是讓陽夏內無數隱俠聯合起來對付你?

    游馬微微搖頭,隨即望了一眼逐漸天黑的天色。

    不用想他也猜得到,今晚,陽夏城內的隱賊,就會對這支商水軍展開攻擊。

    一場流血在所難免。(未完待續。)
黑龙江福彩20选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