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穿越時空 > 寒門崛起 > 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 改革縣衙
    朱平安快步出門迎接張童生等人,遠遠的看到張童生、王秀才等一行人,便拱手迎上前去,臉上就堆滿了笑容,熱情的仿佛能融化冰雪。

    古之倒履相迎也不外乎如此吧。

    看到縣尊如此重視自己等人,張童生等人分外感動,為他們出仕縣衙的決定,感到無比正確。

    朱平安熱情的將張童生、王秀才等人迎進了縣衙,召集劉大刀、劉牧等縣衙所有衙役,將他們互相的介紹認識了一遍,日后大家就是同僚了。

    上午主要領張童生等人熟悉縣衙,中午的時候,朱平安讓縣衙灶房多做了幾道菜,請衙門所有人在縣衙庭院擺桌椅聚餐,順便為張童生、王秀才等人接風,在宴席上互相增進認識了解。

    “下午還有公務,我們就不喝酒了。我以茶代酒敬諸位一杯,歡迎諸位。諸位都來自本鄉本土,比我更熟悉靖南風土人情,日后治理靖南,還請諸位多多協助。”宴席上,朱平安端起茶杯敬向張童生等人。

    “多謝縣尊。縣尊言重了,我等必定竭盡全力。”張童生等人端著茶杯起身。

    “舊有觀念對胥吏不友好,概以胥吏流品低,不能考進士。在我看來,此念大繆,胥吏位低而言高,祿薄而謀大,胥吏是我大明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也是我大明行政最基本的基石。胥吏承擔著州官縣令與地方縉紳耆舊百姓之間的紐帶,無胥吏,政令何以下百姓?!無胥吏,民生何以達上聽?!胥吏在固國安邦中起著不可或缺的作用。另外,胥吏也并非不能走科舉,我大明歷代都有準許參加鄉試與會試的特例,甚至考取了狀元。比如,宣德八年癸丑科,曹鼐曹大人便是以江西泰和縣典史的身份參加了科舉考試,在殿試中榮獲第一名,宣宗陛下欽點狀元,并賜宴于禮部。還請諸位摒棄舊識,奮發向上,有所作為。”

    朱平安端著茶杯,繼續對張童生等人說道。

    “多謝縣尊勉勵。”張童生等人聞言,不由激動不已。縣尊對胥吏如此重視,他們不由的再一次為他們出仕縣衙的決定,感到無比正確。

    “靖南舊有胥吏,我一并革職了。其中緣由,我之前也都與諸位說過了,在這里我就不在贅述了。諸位的人品、學識、能力都是我信得過的,不然也不會請諸位協助我治理靖南。不過,俗語有言,學好三年,學壞三天。諸位作為胥吏,乃是直接接觸、施政于百姓的,在百姓眼中,諸位便是縣衙,諸位一言一行直接關系到靖南百姓的生活福祉。‘暮投石壕村,有吏夜捉人。老翁逾墻走,老婦出門看。吏呼一何怒!婦啼一何苦......’,這樣的場面,相信任何一位靖南百姓都不愿經歷。還請諸位,保持本心,秉公行事,若是有品行不端、為害百姓的,我也不會留情面。”

    朱平安勉勵了眾人后,又提前敲打了眾人一番,將丑話說在了前頭。

    “縣尊放心,我等必不負縣尊信任,不負靖南百姓。”張童生等人齊聲道。

    “好,諸位請。”朱平安舉起茶杯,再次敬向眾人。

    “縣尊請。”

    眾人回敬,一同一飲而盡。

    用過午飯后,趁著縣衙全體人員都在,朱平安接著又將任命全部安排了下來。

    縣衙原本體制辦事機構是六房,仿效中央朝廷六部之縮影,大明的縣衙都是這種體制。不過朱平安是從現代來的,清楚這種體質還可以改進。

    所以,接著這次革職全部胥吏的機會,將縣衙體制也做了一次改進。

    當然,朱平安也不是改變封建官僚形式,而是在封建官僚形式的框架內進行改革改進。

    要說封建官僚體制的巔峰,自然非清朝莫屬了。

    在現代的時候,有一位河南內鄉的好友結婚,朱平安去參加婚禮。婚禮結束后,好友帶著朱平安等參加婚禮的賓客去aaaa級景區內鄉縣衙游玩。朱平安對歷史比較感興趣,觀賞的比較仔細,現在依然記憶猶新。

    內鄉縣衙始建于元朝,經歷元明清三朝修繕,形成了龐大恢宏的官衙建筑群,至今保存完好,素有“北有故宮,南有縣衙”、“龍頭在北京,龍尾在內鄉”的美稱。

    在朱平安看來,內鄉縣衙其內在體制之美絲毫不遜色于其外在建筑之美。

    所以,朱平安就以內鄉縣衙體制為藍本,對靖南縣衙體制進行了改革。

    “諸位,我決定在縣署吏、戶、禮、兵、刑、工六房的基礎上,另增設鋪長房、承發房、倉房、庫房等四房。”朱平安對張童生等人說道。

    “在六房的基礎上增設四房?”

    “六房職責我等清楚無疑,可是這鋪長房、承發房、倉房、庫房又負何職責?”

    “縣尊莫不是為了安置我等特意增設的吧?!縣尊不必如此,縣尊的重視,我等早已感同身受,縣尊切不可為了我們,影響了縣署運作。”

    “縣尊,自古以來,縣署機構都是六房。這鋪長房、承發房、倉房、庫房四房聞所未聞,未曾見哪個府、縣有此設置,還請縣尊三思啊。”

    張童生等人聽到朱平安要增設四房,不由疑惑了起來,他們擔心是朱平安為了安置他們,才特意增設的鋪長房、承發房、倉房、庫房四房。自古以來都是縣署六房,若是為了安置他們,而隨意增設四房,那不是因小失大嗎。

    “不是。”朱平安聞言不由搖頭笑了,“諸位有十一人,若是為了安置諸位,那我不是應該增設五房嗎?!怎會增設四房呢?!諸位多慮了。我不是因私廢公之人。我之所以增設鋪長房、承發房、倉房、庫房四房,是我就任以來,仔細研究,深思熟慮的結果,并非草率之舉。”

    也是啊。

    若是為了安置我等,增設五房才是。

    張童生等人聞言,不由點了點頭,可是對朱平安增設四房之舉,仍然疑惑不解。
黑龙江福彩20选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