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其他小說 > 女主是團寵[快穿] > 238、小導演12
    小胖崽哭了。

    狼王安靜地看著, 等小胖崽哭夠了再走。

    狼王不配合,姚茜茜哭的有點寂寞, 透過指頭縫偷看狼王。

    狼王淡漠地看著她, 被冷風拂過的眼睛在深藍和黑色間流轉。

    姚茜茜顧不上哭了, 伸手捧住他的臉,認真看他的眼睛。

    此起彼伏的狼嚎聲在月色正濃時響起。

    狼王把小胖崽丟到背上, 飛速進入領地。

    雪地是一片無聲的地方, 雪狼和夜行動物都極力掩蓋聲音, 悄無聲息是它們自保的天生技能。

    這片雪地的雪狼沒有夜嚎的習性,這樣的嚎叫只說明了一件事, 領地被侵犯, 同伴受傷了。

    姚茜茜忐忑,把攝像機調至自動模式,從電腦包里拿出守夜人偷偷塞給她的武器。

    雪地在地圖上空白一片, 是自由之地, 狼王是雪地的領主,總有人在知曉了一些模糊的消息后,在貪婪之心的誘惑下不知死活地前來獵殺雪狼。

    這些帶著武器的人是最危險的,除了狼王的保護, 她也要有自保的手段。

    姚茜茜手上的武器是受過狼群恩惠的守夜人和地質勘探基地的研究人員一同研制的, 摁下按鈕后, 瞬間迸發出的濃煙會麻痹人的神經,短暫失去視覺和聽覺,雪狼的視覺和聽覺同樣受影響, 但它們的嗅覺可以讓它們轉敗為勝。

    守夜人手上還有更危險的熱武器,他考慮到小導演的性情,連提都沒提。

    他雖然跟小導演見面時間不到半個小時,但他反復看了有小導演出沒的節目,通過小導演的自言自語和妥帖的行為,他知道小導演是個內心柔軟細膩的好姑娘。

    殺傷性太強的武器會給小導演帶來心理負擔,這樣惡作劇似的玩具武器更適合小導演,小導演在使用時不會有多余顧慮和壓力。

    溫柔可愛的小姑娘值得整個世界憐愛。

    詩意縈懷的守夜人聽見狼嚎聲,氣喘吁吁地跑到高塔上,拿著望遠鏡看狼嚎聲傳來的方向。

    突然而至的暴雪給了雪地夜行動物最好的保護,望遠鏡下看不見任何移動的生命,只有一片片鵝毛大的雪花。

    他給小導演隱瞞了很多關于雪地的事情,雪地在地圖上的大片空白,不僅僅是積雪覆蓋難測的原因,還有雪地里無法解釋的異常現象,如混亂的磁場、錯亂的時間、以及雪地里沒有任何邏輯的大雪。

    雪地危險而神秘。

    姚茜茜被狼王丟進山洞,抱著暖烘烘的大石頭趴在洞口,眼巴巴地等狼王回來。

    她攥在手里的武器沒有用武之地。

    姚茜茜想去觀戰,也想去看一看有沒有受傷的雪狼。

    盡管守夜人給了她一個醫藥箱,但這個醫藥箱只能用在她的身上,在這里,她不能插手野外生命的生老病死,除非雪狼受的傷是闖入雪地的人類用熱武器造成的。

    不過,她可以讓受傷的雪狼摸摸她的頭發,她不能做一顆治病的藥丸,可以做一顆撫慰心情的糖塊。

    姚茜茜等的心有點慌,從地上爬起來,用刮破的衣服充當毛巾把整個石洞擦的干干凈凈,再把地上的小石頭按照顏色鋪的整整齊齊。

    狼王一身血地回來,躲開撲過來的小胖崽,跳進溫泉里清洗,等流動的溫泉沒了任何血腥氣,才不緊不慢地出來,甩干身上的水,緩緩地走到洞口趴下來,這一次沒有再躲撲過來的小胖崽。

    姚茜茜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她從狼王的眼神里看出了它的心情很不錯,大概是打贏了。

    那么……

    她是不是可以趁它心情不錯的當下,摸一摸它的尾巴。

    姚茜茜膩歪地抱住雪狼的腰,暖乎乎的小胖手一點點地往下蹭,慢慢地抓住毛絨絨的大尾巴,輕輕地抱進懷里,用臉蹭一蹭。

    狼王淡漠地看著她。

    姚茜茜用臉使勁地蹭一蹭它軟軟的肚子,仰頭,笑的像糖一樣甜。

    狼王最終沒抽回尾巴,任由小胖崽抱著入睡。

    姚茜茜如愿以償地抱著毛絨絨的雪白色大尾巴睡了一夜,一早醒來,大尾巴還在她手里,開心指數飆升到二十年最高值。

    姚茜茜猛撲到狼王懷里,抱住它的脖子,捏捏蹭蹭地撒嬌。

    狼王慣著小胖崽,用頭護著她的,不讓小腦門撞到石頭上。

    午后,狼王伸展四肢,跑出山洞,消失在仙境一般霧蒙蒙的雪景中。

    姚茜茜盤著腿,吃著守夜人在背包里裝的蔬菜米團,欣賞雪景。

    狼王似乎在處理昨夜混戰的后續工作,遲遲不回。

    姚茜茜跑到洞口墊著腳尖看一看,再回石頭窩里繼續處理視頻。

    從一覺醒來的小興奮一直持續到現在,姚茜茜處理視頻時帶入了個人情緒,視頻畫面充滿了歡快的氣氛。

    姚茜茜把處理后的視頻發給導師,導師看視頻時受畫面氣氛的影響,臉上不由自主地帶出了笑,為茜茜的進步欣慰。

    茜茜處理視頻的手法已成熟,沒有人能夠再教她了,以后能不能自成一派的名導,只能看她能不能自我突破了。

    被挑選進入地質勘探站的專家學者都是人精,守夜人沒說,他們從腳印和黑糖姜水的消耗,以及其他種種細節,猜測一狼一人拜訪了地質勘探站,興奮地圍堵住守夜人,就差嚴刑逼供。

    守夜人沒辦法,把監控器恢復,讓他們自己看。

    這也不罷休,老專家們讓守夜人好好地講一講小導演在沒有監控的房間里說了什么。

    守夜人把能想起來的對話重復了三遍,這些人才放過他。

    小胖崽又是撒嬌又是打滾,狼王無奈,把小胖崽送到地質勘探站玩。

    雪狼的本性里不喜歡跟人類過于接近,狼王也不例外,把小胖崽送到靠近地質勘探站的地方,讓小胖崽自己過去玩,它在月色正濃時再來接小胖崽。

    有狼王的警告,雪地夜行動物遠遠地躲著,不敢冒犯的狼王,不敢覬覦小胖崽。

    姚茜茜蹭蹭狼王的脖子,厚實保暖的衣服讓她行動不便,一深一淺一左一右,搖搖晃晃地向前走,走的很是辛苦,呼吸聲粗重。

    狼王目不轉睛地看著小胖崽,耐心地等她進了地質勘探站的大門,又多等幾分鐘,沒有聽見小胖崽的哭聲,這才離開去管理雪地的夜行動物。

    以前,它不愛管,隨便夜行動物橫行無忌。現在,它身邊有個小胖崽,不能再讓雪地這么亂下去,也要讓這些夜行動物知道它的崽動不得,即使它不在小胖崽身邊,它們也要清楚把小胖崽惹哭的后果是不是它們能承受的。

    這一夜,小胖崽成了夜行動物們諱莫如深的存在,狼王的這份重視讓它們明白,惹怒了狼王可能會受重傷,惹哭了小胖崽,它們整個家族在雪地里死無葬身之地。

    這份恐懼不僅來自狼王親自找到它們老窩的警告,還有站在狼王身后的狼群的威脅。

    對這些一無所知的姚茜茜把處理好的視頻發送給導師,又給親近的人報了平安,掛斷電話,看向擠滿了整個屋子的老學者、老專家、老教授、老先生。

    老專家:“小導演,你跟狼王同居了?”

    老教授瞪一眼老專家,“怎么說話呢!小導演為了近距離拍攝紀錄片,舍生忘死地住進了狼穴。”

    姚茜茜看看時間,“十一點了,你們快去睡吧。”

    老先生:“現在年齡大了,確實有些熬不住了,年輕那會,天天凌晨三點睡一點事兒也沒有。”

    姚茜茜:“那是您身體好,我師兄師姐熬夜熬了一身病,現在不敢超過十點睡覺。”

    老專家驅趕其他人:“你們都趕緊睡覺,我下午補了四個小時的覺,我跟小導演聊聊天。”

    其他人不離開屋子,硬撐著想聽小導演講講雪地里的事情。

    姚茜茜看時間,“我跟狼王約好了,玩到一點回去,你們有什么想問的都可以問,我看我能不能回答的出來。”

    這些人精學的是地質勘探,在地質方面能一針見血地問出很多復雜問題,在其他方面卻像幼童一樣天真,問的都是稀奇古怪的神奇問題。

    問專業的問題,茜茜很可能回答不了。

    問這些帶著神話色彩的問題,可算問對了人。在狼王出去巡視領地或者捕獵時,茜茜在石洞里都是自己編故事給自己聽來打發無聊時間。

    這些老頑童問的有趣,茜茜半真半假地編故事給他們聽,充分滿足他們的玩心。

    人精們自然知道小導演在忽悠他們,這不當緊,他們也對標準的學術答案不感興趣,他們正想聽這種有趣的故事。

    距離姚茜茜離開的時間越來越近,一頭花白頭發的張工起身去實驗室的工具箱里拿出三套太陽能電板。

    張工把太陽能電板塞給小導演,“我改造的,啥也能充。”

    姚茜茜把電板放進背包里,里面還放著其他人給她的吃食,足夠她吃一個月。

    張工:“下一次什么時候來?”

    姚茜茜:“三個月后,這邊人多,狼王不喜歡來這里。”

    張工:“我給你改個風能電板,記得過來拿。”

    姚茜茜:“好。”
黑龙江福彩20选八